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关山月的荔枝皆为即兴之作, 颇多生趣

时间:2018-06-10 08:00  来源:新快报

■关山月 丹荔图

关山月 (1912-2000年)著名画家,曾在“春睡画院”随高剑父学画。

徐悲鸿曾称其“红棉巨榕乡人”

■收藏周刊记者 陈福香 梁志钦

20世纪40年代, 徐悲鸿就称关山月为:“红棉巨榕乡人”而关山月晚年也常用“红棉巨榕乡人”闲章,以示不忘故土情怀,红棉和巨榕也是关山月喜爱表达的岭南乡土题材,此外还有芭蕉、丹荔等,这些岭南地区标志性的花木,自19世纪30年代起即为本土艺术家所关注,并创造出独特的艺术形式。

此后,居巢居廉兄弟更以写生、写实为志趣,大大扩宽了花鸟画的表现题材,岭南三杰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也不乏表现岭南花木的佳作,这些都成为关山月表现岭南花木的重要参照。

荔枝作为岭南佳果, 历来吟诵者众 ,尤其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诗句, 更是千古传诵。荔枝入画,早见于宋人册页之中,而岭南画家几乎都画过,关山月自然也不例外。关氏写荔枝不多,皆即兴之作,颇多生趣,作于1983年的《丹荔图》即为其一也,该画写荔枝数串,掷散在地,配以竹篮和长柄镰刀,颇具农家趣味。面上题识:“民安物单荔枝多,又到罗岗竞踏歌。雨意赏梅嫌未足,老饕半日羡东坡。本岁曾赴罗岗作春雨赏梅,今值荔枝丰收,又作啖荔雅集,归来得此口占并为图之,聊以寄兴耳。”记述了作画的缘由和愉快的心情。《荔枝》(1984年)则写苏东坡“日喷荔枝三百颗”诗意,以焦墨写叶,洋红画果,对比强烈,用笔老辣,颇具白石老人之风。而《荔枝图》(1994年)是为孙儿写生示范之作,既有笔墨趣味,有不失形态的生动。

值得注意的还有关山月的园庭系列作品,皆写庭中花木,构图都为正方形,颇具现代构成趣味,应视为关氏的实验作品。关山月晚年坚持用古体诗表达新时代内容和个人情思, 这在同类画家中是较为少见的, 但正是其对中国画传统诗画结合模式的践行。

此外,我们在关山月的晚年花鸟画中, 可以看到其对传统人文情思的转化和延续, 正如其晚年所讲的“继往开来”, 尤其是通过花鸟画的笔墨实验, 来探讨文人画传统,表现时代精神和新的个人情感, 这或许就是其花鸟画的意义所在。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