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张桂光:我主张要用文化来养书法

时间:2018-07-29 07:57  来源:新快报

■观众在欣赏现场作品。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何绍甲书法

■詹安泰书法

“岭南墨妙——

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卢子枢、麦华三书法精品展”正在展出

7月24日,“岭南墨妙——詹安泰、佟绍弼、何绍甲、卢子枢、麦华三书法精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岭南画派纪念馆举行,展期至7月31日。据广东省书协主席张桂光介绍,为了展示岭南已故书法名家的传统功力和艺术成就,在广东省委宣传部的指导下,省文联、省书协将用五年时间分批为二十五位已故著名书法家举办书法精品展和学术研讨会,扩大岭南书法在全国的影响力。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广东省美协主席李劲堃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展览,希望借机推进广东书法的研究和展览。”

■收藏周刊记者 陈福香

麦华三总结广东书家特点

重气节、重学问、不求闻达、富创作性

收藏周刊:这25位书法家是如何挑选的?当今书坛对他们的认知如何?

张桂光:这些都是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活跃在广东书坛的书法家,现在真正了解他们的人不多了,就今天展览的这五个书法家,相信很多人不知道。这有几个原因,首先他们不是职业书法家;第二,他们都比较低调,不喜欢宣传自己。正如我在展览前言所提到的,岭南书坛的兴起,远后于中原江左。明代以后,虽有较大的发展,但由于岭南文人多厌弃浮名,不自表襮,所以,除陈白沙、康有为等少数人外,在陈永正《岭南书法史》出版以前,基本都是鲜为人知的。此次通过第一批五位书法家的作品,使大家对岭南书法传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收藏周刊:他们的书法呈现哪些特点?

张桂光:他们的书法呈现几个特点:第一、书卷气很重;第二,学问都做得很好,有很多著作。詹安泰是词学名家而兼擅书法。佟绍弼是著名诗人、古文家、书法家。何绍甲是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著名心理学家。在钢琴演奏、作曲填词、诗词创作、书法篆刻方面都有较高造诣,向以精勤自励、博学多才见称。卢子枢,国画大家。1920年代即以山水画名噪一时,1934年又与齐白石、高剑父、徐悲鸿、黄宾虹、张大千、林风眠等115人一起以第一批入选作品参加在德国柏林举办的“中国现代绘画展览”,其画坛地位可见一斑。麦华三,毕生致力于书法的创作,研究与教育,实践与研究结合甚紧,临习与著述甚勤。

收藏周刊: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广东书坛是一种怎样的气象?

张桂光:那个年代的广东书坛是非常强盛的时代,1957年举办的第一次中日书法交流展,中方的100张作品中,他们就占了18张,居各省市之冠,书坛地位可见一斑。上世纪60年代,广东省书法篆刻研究会正式成立,成为继北京、上海之后的第三个省级书法群众团体,成功举办一系列展览、讲座、课堂,不仅开创了我省书法史上的黄金时期,而且为广东书坛培养了一支坚强的后备力量。麦华三先生在《岭南书法丛谭》一文中,对宋至民国的广东书家特点概括为:“重气节、重学问、不求闻达、富创作性”,我觉得这几点总结得很好。

展览反映了我们前辈的艺术成就

在岭南文化自信方面给了我们底气

收藏周刊:“五老”的展览对当下的书坛和书家有哪些启示?

张桂光:我看媒体报道,很多书家、画家的后代争遗产,搞得一塌糊涂。20世纪50年代,容老将其收藏的古铜器“栾书缶”和150件青铜器珍品全部捐给国家。1977年以后,容庚分三批将所藏青铜器及书画字帖交付广州博物馆。后又将一万多册珍贵书籍交付中山大学图书馆。直到容庚病逝,他的家人还遵照他的遗愿,将他手中最后一批著作手稿、名人信札、金石拓片、古籍图书等400多种,2000多件捐予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这种人品,这对子女的教育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觉得他是很了不起的。现在《容庚藏帖》出版了,定价就29万多,所捐分量可想而知。他是真正的不求闻达,这些前辈都十分低调。我们不把这些作品推介出来,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作品,学问更不用说。我觉得这是反映了我们前辈的一些成就,这个展览可以在岭南文化自信方面给我们一个底气。

收藏周刊:很多人认为书法就是“写字”,您强调“要用文化来养书法”,如何理解其中的含义?

张桂光:书法不应该搞纯艺术,这些作品统统都不是作为纯艺术创作的,都是强调要把书法提炼为纯艺术以前产生的,他们都是很普通地写字,所以我主张一定要用文化来养书法,不要像现在有些人强调“书法不是写字,书法是艺术,写字是文化,我们讲艺术,不是讲文化,但是过了60岁以后,达到一定高度以后,都开始走下坡路了。但是你看我们的前辈,何绍甲先生90岁写的魏碑还是生气勃勃的,这就是文化滋养的结果。所以我觉得文化确实很重要,我们今后还可以再深度地去探讨怎么从我们前辈中去吸取更多的东西。一个是要岭南书法有自信,一个是要很好地弘扬岭南书法的传统,把我们的书法事业更推向前进。

观点

这五位老前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学养非常高,而且都是在高等院校当老师的。卢子枢先生是大画家,他其实是我们两代人的老师,我母亲当年在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时候,卢先生已经在美院当教授。他不光画得好,书法也很好,他对王、欧、颜也研究得很深,而且他理论做得非常深。当时我们上课,都是卢先生给我们讲画论,他从古到今都讲得非常深,给我们灌输的基础也非常扎实,受益匪浅。卢先生给我们讲山水讲得非常深入浅出,书法出神入化,这种写法也融入到他的画里,所以和一般的书法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写出来的作品非常自然、生动。我们现在看看这几位先生的书法中蕴含的学养,是我们没办法随便能学的。 ——连登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我们学书法一定要做字外功夫,你看他们都是有名的学者,所以写得这么好,现在有些人觉得好像书法有很多空间,就是写字,不去读书,所以写来出什么好字,跟“流行书风”,以丑为美。我觉得这是不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坚持走岭南书画家前辈们的道路,学好传统文化,把我们的古典文学各方面都学好,那么将来我们的岭南书法一定有很大的发展,特别是年轻人。

——卢有光 著名书法家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