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饮冷酒的习惯 曾侯乙墓铜制冰鉴是最早的“冰箱”

时间:2018-07-29 07:57  来源:新快报

■战国时期的青铜冰鉴,用来储冰解暑(1978年湖北随县出土)

■任伯年 棕阴纳凉图

■中间那位古人穿的便是“犊鼻禈”。 (赵孟頫《浴马图》)

■铜鉴

■屏风铜人操蛇托座

■定窑娃娃枕

我国使用冰的历史十分久远,早在西周时期,已经专门设置冰库,做贮冰之用,《周礼》《诗经》《吴越春秋》等典籍中多有涉及。同时,在商周时期,喝酒不仅有各种礼仪,连使用的酒器也非常讲究,那时一套完整的青铜酒器包括煮酒器、盛酒器、饮酒器、贮酒器,具体类型非常繁多。到了春秋以后,随着社会变迁,有些类型的酒器被淘汰,也出现了新的酒器,如冰酒器。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曾侯乙墓出土最精美的原始青铜冰鉴缶

经考证,冰鉴就是暑天用来盛冰降温、寒天置入木炭增温,并置食物于其中的容器。战国早期(曾国)曾侯乙墓中的铜制冰鉴,与蔡候申墓出土的鉴相比较,设计构思、铸造技术更胜一筹,也是到目前为止我国发现的最精美的原始青铜冰鉴缶实物。

曾侯乙墓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其数量和特点为世界瞩目,其造型、功能、结构和纹饰在继承商周以来中原青铜文化传统的基础上有很大创新。冰鉴缶便是曾侯乙墓中青铜器的代表,其独特的形制和功能,集中表现了曾侯乙墓青铜器新颖、奇特、精美、繁缛的特征。

宿州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王正刚撰文称:“从曾侯乙墓出土的冰鉴缶来看,当时的铜器设计家将鉴与缶两种传统产品在功能、结构和装饰上进行融合改造,合二为一,使其一器多用,不仅创造出精美绝伦的器物,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相当的便利。”

曾侯乙青铜冰鉴缶是双层器皿,外为方鉴,鉴内有一方尊缶,在鉴与缶之间有较大的空隙,具有冰酒和温酒的双重作用。鉴缶之间装冰块,缶内装酒,可使酒凉,当然亦可以在鉴腹内加入热水或者木炭,使缶内的美酒迅速增温,这样就可以喝到夏凉冬暖的酒。

在中国古代,人们冬季喜欢饮用温酒,温酒不伤脾胃;夏季则嗜喝冷酒,冷酒可以消暑。中国古代很早就有饮冷酒的习惯,由于当时的酒是用稻米酿制而成,在南方的夏天,冷饮酒酿会使人感到清凉且具有降低酒精浓度的作用。《楚辞·招魂》说:“挫糟冻饮,酎清凉兮。”东汉王逸注曰:“言盛夏则为覆蹙干酿,捉去其糟,但取清醇,居之冰上,然后饮之。酒寒凉,又长味,好饮也。”当时楚国贵族们在炎热的夏季,享受着醇酒的清凉美味,应该就是使用这种冰鉴缶才使酒变得“清凉兮”。所以说,曾侯乙青铜冰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使用的较为原始的“冰箱”或“烤箱”。

王正刚认为,这套具有“冰箱”或“烤箱”功能的冰酒器,说明战国的青铜器在设计、装饰与制作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奏的缶,就是仿照这种方形冰鉴样式制作而成的。

“犊鼻禈”是解暑纳凉的平民化衣服

据任职南越王博物馆的黄巧好介绍,在反映古人消夏避暑等生活,南越王博物馆就出土了多种类型的文物,其中包括记录当时的人们生活习性的“越人操蛇铜托座”、“犊鼻禈”、冰鉴、玉杯和玉枕。

南越王墓出土的屏风托座中,有一件越人操蛇铜托座,其中刻画了百越土著居民的形象:身着短衣短裤,手脚佩戴铜环。而在《史记》中也提到:赵佗“魋结箕倨见陆生”。魋结,是指结成椎形的髻;箕倨,是指两脚张开、两膝微曲地坐着,形状像箕。百越人的衣着、发型和坐姿在当时的中原人士看来,是极为不雅和不敬的表现,但是从人体散热的角度来看,却是地处南方的百越人自然而然的生活习性。

说到解暑纳凉,汉代有一种特别平民化的衣服——“犊鼻禈”。文献中形容道:“以三尺布为之,形如犊鼻。”也就是说,这种衣服用极少的布料做成,造型像小牛的鼻子一样,仅能遮蔽人体的重要部位。关于“犊鼻禈”有个典故,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之后,二人以经营酒馆为生, “相如身自着犊鼻禈,与佣保杂作”,卓文君的父亲看到了深以为耻,杜门不出。

秦汉时期制冷保鲜重任交给了水井

除了曾侯乙墓有出土冰鉴,南越王墓中也出土了几件。鉴在使用时,要将盛满食物或液体的器皿放进去,然后再在周围塞满冰块,然后合上盖子,稍等一会儿便可以制成冰爽可口的冷饮。

那么,冰块是怎么来的呢?黄巧好介绍,古代有专门的藏冰之所。周王室为了保证夏天有冰块使用,专门成立相应的机构管理“冰政”,从每年冬天的12月起,工人开始凿取冰块,运到名为“凌阴”的冰窖中储存,等到酷暑便可取出供贵族享用。对于贵族而言,夏天的冰不那么容易获得,更别说普通的平民百姓和地处岭南的越人。因此,在秦汉时期,普通人家过夏天,制冷和保鲜的重任就交给了水井。所谓的“井藏法”是指在井中放置一口大瓮作为食品的冷藏室,或者将食品放在篮子中,用绳索系于井下保存。在南越王宫署遗址中,至今还能看到从秦汉至明清时的水井遗迹,水井不仅能供人们汲水所需,还能在炎炎夏日为人们生活增添一些清爽。

在饮食的器用上南越国贵族喜用玉杯

在饮食的器用上,南越国贵族喜用玉杯。广州南越王墓有多件珍贵的玉杯,其中尤以犀角形玉杯为翘楚。玉杯为清寒之物,夏日饮酒,无冰自凉,单是握在手中,便有一丝清透之气盈盈而出。南越王倚漆屏、持角杯,同样无愧帝王级别的享受。除了角形玉杯,南越王墓主棺室还出土了一件铜框玉盖杯。杯身为鎏金铜框架,分上下两截,上截嵌入 8 块竹片状玉片,下半截嵌入 5 块心形玉片;杯盖盖顶嵌入一块青玉,体现了汉代高超的镶嵌工艺水平。

地处岭南的南越人深受暑热的困扰,以至于汉武帝想攻打南越时,淮南王刘安向其进谏:“南方暑湿,近夏瘴热,暴露水居,蝮蛇盆生,疾病多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十之二三。”

暑热, 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子。直到公元 306 年,东晋道学医药家葛洪来到岭南后悉心研究瘴疠的预防和治疗,并发明了凉茶,才缓解了岭南人的痛苦。直到今天,满大街的凉茶铺子,仍是广州的特色街景。

夏日枕于“玉枕”,凉透仙骨

在饮食方面,古代南越人还可以吃汤饼。汤饼是一种面食,大致相当于现在的面片汤。据《荆 楚岁时记》记载,“伏日进汤饼,名为消恶”。消恶即是消暑,在夏天来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饼,出一身大汗,可以将身体里的暑气带走。

玉石性寒凉,有“寒玉”之称。玉石制成的用具,适宜消暑解热。西汉文学家邹阳的《酒赋》 中,便有“君王凭玉几,倚玉屏”之句。玉石还可以用来制成床具,如玉床、玉席、玉枕,怯暑解热。相传汉成帝宠幸赵合德,昭阳殿中有玉几、玉床、象牙簟以为消暑之用。

根据考古发现,不少汉墓中出土了真正的玉枕。这些玉枕大多为葬具,与玉衣、玉面罩配合使用。然而,在唐诗宋词里出现的“玉枕”,指的通常是瓷枕。“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这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传世名篇《醉花阴》中的词句,其中的“玉枕”应当就是瓷枕。

两宋时期,随着陶瓷制作工艺的提升,陶瓷枕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高潮阶段。宋代瓷枕的生产遍及河南、河北、山西、江西、广东、广西等广大地区。因为瓷枕莹润光洁,又被称为“玉枕”。

夏日枕于其上,凉透仙骨。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设的杨永德伉俪捐赠陶瓷枕展中,观众们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古代陶瓷枕。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