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苏轼曾请李公麟画罗汉像献给故去妻子

时间:2018-08-19 09:48  来源:新快报

■赵孟頫 幽篁戴胜图卷

■徐渭 荷花

■赵孟頫 水村图卷

自古文人多风流,从苏轼与“三王”的爱情故事到徐渭的四任妻子的离奇经历,可以看出古人在男女感情关系上是多么的复杂,而赵孟頫与管道升则可以说是当时的一股清流,而且相亲相爱,同携到老,其二人文人小调的互相交流更成为千古绝唱。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苏轼与“三王”的爱情故事

后世称誉“嫁得文人胜帝王”

宋代大文豪苏轼一生为情所重,有着极好的女人缘。其一生与“三王”结下情缘:结发之妻王弗、继室王闰之、侍妾王朝云。可惜,“三王”均先苏轼而去,无一能伴随终老。其中,王朝云更是陪着苏轼贬谪岭南,不幸病死于惠州。

苏东坡在与王弗成婚前,据说曾有过一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但他执意不肯,逃婚路上在中岩与王弗相遇相知,那年他十八岁,王弗只有十五岁,但说王弗是位才女子,贤内助一点不为过,她“在务实际,明利害方面,似乎更远胜过丈夫”。家中每每有来客,王弗总躲在屏风后,根据谈话判断来客好坏,继而与苏轼分析,苏轼多次在诗文中称赞她“其言多可听,类有识者。”

可惜红颜薄命,王弗与苏轼生活了十一年后英年早逝,时年26岁,苏轼在她埋骨的山头亲手栽下了三万株松苗。并在她去世十年后,写下了那首令人痛断肝肠的《江城子·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的第二任妻子,是比王弗小9岁的堂妹王闰之,作为出身门第的她,为何会选择比自己年长12岁的丈夫,而且只做填房角色?多数学者猜测这是对苏轼崇拜和敬佩之余,更有感动于苏轼对堂姐的深情厚谊。因重情重义,使得王闰之选择了苏轼,也因王闰之的情谊,在二人一同走过25个年华光景后,王闰之被病魔夺走后,让苏轼立下了“生则同室,死则同穴”的誓言。闰之百日祭,苏轼请李公麟画了十张足以传世的罗汉像献给妻子的亡魂。

王朝云本是孤儿,十二岁便在青楼学习歌舞,后被苏轼收为侍女,后为侍妾。后来苏轼连续被贬,已年近花甲的他,运势转下,难得再有起复之望,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四五年相继辞去,当时,东坡曾劝“发泽肤光自鑑人”的朝云离去,免得吃苦。但朝云不仅不离开, 反而面露怒容、生气地责怪东坡:“瘴雨吹蛮风,凋零岂容迟。”朝云紧随东坡南迁,长途跋涉, 翻山越岭到了惠州, 朝云如此重义, 怎能不令垂暮之年的苏东坡深感慰藉呢?

可惜,在王闰之去世三年后,王朝云也接着客死惠州,历代文人墨客光临古城惠州总喜欢到西湖朝云墓拜谒一番,因此留下了大量赞美她的诗文,更得到了清代诗人何绛“嫁得文人胜帝王”的高度赞誉。

除了名正言顺的三个女人外,苏轼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对象就是他的堂妹,虽然是两小无猜,但显然与世俗不相容。因苏东坡任职调动, 两人分开多年,待再次相遇时,堂妹早已是“成荫结子时”,东坡只能在“羞归应为负花期”的长长自责中,遗憾不已。在苏东坡晚年流放在外之时,堂妹去世消息传来,苏轼在给儿子信中依旧“情怀割裂”、“心如刀割”来形容。

赵孟頫管道升“夫唱妇随”

时常相互切磋,互为补笔题跋

苏轼的“三王”差点成了赵孟頫纳妾的理由,但赵孟頫与管道升二人的“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成为了爱情的千古绝唱,一段佳话。

杨振华在《夫唱妇随——赵孟頫与管道升的爱情故事》一文中研究显示,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1286)十二月,赵孟頫管道升喜结连理。他们在余不溪畔一起听林间鸟鸣,观朝露暮霭,一起读书绘画,漫步桑林;还一起荡漾在余不溪上,吟诗唱和,共享山水之乐。赵孟頫欣慰地描述婚后 的乡间生活:“既归竹窗下,山妻稚子作笋蕨,供麦饭,欣然一饱,弄笔窗间。”在生活上,管道升是贤内助,精明能干,“处理家事,内外整束”,待人接物,“中礼合度”。在艺术上,他们心灵相通,志同道合,管道升“翰墨辞章,不学而能”。

生活上用“夫唱妇随”来形容赵孟頫管道升最适合不过,而书法风格上,管夫人与赵孟頫也极为相像,他们的尺牍行书如出一手,后世董其昌也称管道升的书法“卫夫人后无俦”。而在绘画方面,夫妇俩时常相互切磋,互为补笔题跋。这种艺术上的“珠联璧合”,一直伴随了赵、管的一生。后来,赵孟頫绘《鸥波亭图》,管道升就添笔写竹;赵孟頫画《枫林抚琴图》,管道升就补写水墨新篁坡石;管道升在天圣寺墙壁上画竹,赵孟頫在空处补上枯木瘦石。

后来,赵孟頫遇一清丽女子,萌生纳妾心意,但又感觉不能过于直接,于是用比较含蓄的办法向夫人表明内心的意图。写了一首小词,意思是古代的王献之有小妾桃叶、桃根,苏东坡有暮雪、朝云,他想探探夫人口风,没想到,管道升的诗词使得其二人情谊成为千古绝唱,“你侬我侬, 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赵孟頫被深深地打动了,纳妾念头随之打消。仁宗延祐六年(1319),管道升在大都病重,赵孟頫才得旨南归。遗憾的是,管道升半路病逝于山东临清的船上。在管道升去世三年之后,赵孟頫在湖州故里逝世。二人后来被合葬在德清千秋乡的东衡山原,那里是他们生前约定的地方。

徐渭的四次“不顺”婚姻

狱中研习书画,竟有所成

没有赵孟頫与管道升的“千古绝唱”,更不像苏轼与“三王”的重情重义,虽然明代徐渭有过四任妻子,但几乎都以悲剧告终。徐渭的第一任妻子叫潘似,家中富裕,父亲后调任广东阳江典吏。二人结婚后,徐渭还跟着岳父到了阳江。但好景不长,十九岁的潘似为徐渭诞下一儿子后,肺病加重去世,其间徐渭多次参加科举未中,加之妻子遭遇,经济上一度陷入困顿。

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上有老,下有小的徐渭“买”回了妾胡氏,主要目的是照顾老少,然而,虽然妾胡氏对徐渭很好,但对其母尤差,又因经济拮据,最后徐渭不得已再把妾胡氏卖掉。

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徐渭与杭州王府商量好婚事,约定第二年三月十八日入赘王家,实际上徐渭是于夏天才入赘王家的。这段婚姻非常短,只几个月就以失败告吹。《畸谱》中有简要提及:“夏,入赘杭之王,劣甚。始被诒而误,秋,绝之,至今恨不已。”

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胡宗宪为了让徐渭能长期为他效力,在杭州为他聘定张氏为继室。徐渭阐明了过去婚姻不成功的缘由主要在于“ 过持己见”,也就是说自己太固执且要求条件偏高。胡宗宪算是性情爽快,不仅为徐渭聘张氏,而且聘金也是由他代给的,徐渭坐享其成。此次婚后第二年十一月就有了第二个儿子徐枳,但他这次婚姻仍旧以悲剧告终。

曾润在《明代才子徐渭的四次婚姻》一文中研究称:“徐渭对妻子张氏有私通其他人的猜忌。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他用铁器把继室张氏打死。按明律杀人应当偿命。由于明律又规定,癫狂病人犯病期间杀人可轻判,加上有同窗在京城的打点关照,只入狱七年。在狱中一直研习诗文书画,竟有所成。出狱后一直过着清贫生活,曾编修县志,游过边塞,再没娶过妻室。”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