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画画也要“七分饱”

时间:2018-09-09 17:43  来源:新快报

■马奈 草地上的午餐

■蒋跃(中央美院教授)

几年前,我与研究生在教室里用水彩画人体写生,由于对象丰富的造型和色彩变化,我的笔始终没有放下来,结果是画蛇添足。后来学生们说,“老师,你画到一半的时候最精彩。”我现在重新修改这批作品,都是在做“减法”,但已经失去了当时的生动感了。

减法,的确很重要,尤其绘画的技法能力足够时,注意力要放到整体画面处理上。过犹而不及,所谓画画是在画修养,我觉得就是这个意思。

适时地能够停下画笔,也是画家是否成熟的一个标志。郑板桥有语云,“画到熟时,是生时”,绘画的技术越熟练,越要谨慎,才能实现由熟而后生的艺术境界。只有当我们在一个阶段以后感觉到了“生”,才能进入另一个更“熟”的天地。

生,其实是对当前自我的否定,由生到熟,再由熟到生,不断否定自己,不断上升,以臻完美。因此,绘画艺术的“完整性”在于画家个性的强调,在于构思的巧妙把握,在于构图的新颖布局,在于形象的深刻感人等各种形式因素协调的结果。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讲到,画虚比画实更难,犹如中国画中的空白,要做到笔不到而意到,此时无声胜有声。虚,不是无,不是空,不是简单,虚要虚出内容,虚出味道,虚出内涵。这样的虚,要反复斟酌,要比实难画多了。这大概也是“七分饱”的意思吧。

比较讽刺的是,本来,“吃饭吃到七分饱”是一个科学的结论,我们这样私底下的议论完全可以开诚布公,但却碍于情面,只有在私底下悄悄交流。的确,现在画展开幕式后一般会开一个关于该画展的学术研讨会,尤其要请一些权威的美术评论家发言。

事实上,所谓的“学术研讨”,并不是大家敞开心扉地诚恳提意见,就画展艺术成就的正反两方面作认真研讨,而是讲上一大堆“好话”。 但是不是作品真的达到了那个高度了呢?真的就是那样完美无瑕了呢?我看未必,而私底下看展时随意的“悄悄话”,却显得非常真切,是观者的肺腑之言。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们讲的“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一个疤”,往往看他人的毛病会变得异常敏锐,看自己的作品却熟视无睹。所以画家自己久远没有“觉悟”,不断在重复自我,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我认为,一个优秀的画家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始终要有一种做学生的虔诚心态,不断叩问,不断反思,才有不断前进的可能。但是,画家要听到真话并不容易,如果研讨会上讲真话,尖锐的批评意见与会场的气氛格格不入,十分背时,办展者也未必愿意听。

事实上,听奉承话一点好处都没有,我的研究生要来看我的画,我对他们有一个要求,每人都必须指出我画面上的一个缺点。的确,喜欢听奉承话,这是人性的一个弱点。“金玉良言、苦口良药”只有明白自己的“症结”所在,我们才有可能找到治疗毛病的方法,才有可能保持肌体的健康。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展览会上,我们在作者背后品头论足,毫无顾忌,但往往一针见血,都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只可惜,办展画家本人并没有听到我们讲的“悄悄话”——真实的声音。否则,他的艺术水平还会更上一层楼。

前几年,中国美院有一位前辈老师同我讲,年轻时向老师学,中年时向同行学,老年时向学生学。我觉得此话极有道理,这里将人生三个阶段的学习过程都讲得非常明白。也就是活到老,学到老的真诚态度。许多人都以为画家“越老越值钱”,事实上,这只是发生在极少数几个特别 有悟性的画家身上,比如像黄宾虹这样。

但据我观察大多数画家越老越不行,思维不再敏锐,新知识不再像年轻时容易接受,资格越来越老,恭维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听不到“悄悄话”,固步自封也就成为必然。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