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丰子恺:艺术是心灵的事业

时间:2019-01-27 07:32  来源:新快报

■丰子恺 天空任鸟飞

■王一竹 策展人

丰子恺一生中最难以割舍的就是对于诗歌的热爱,他自幼受到古典文学的熏陶,曾说“文学之中,诗是最精彩的。”而中国诗学主要有两条线索从本质观上说,一是“诗言志”,一是“诗缘情”;从价值观上说,一是“教化”,一是“吟咏情性”。

“言志”是要求“发乎情,止于礼”,诗人必须符合儒家思想的道德规范;“缘情”则诗人可以在诗中自由地抒发喜怒哀乐。无论是志、还是情,都发之于心,丰子恺说:“艺术不是技巧的事业,而是心灵的事业;不是世间事业的一部分,而是超越于世间之表的一种最高人类的活动。”他在《漫画创作二十年》中又说:“我觉得古人的诗词,全篇都可爱的极少。我所爱的,往往只是一篇中的一段,甚至一句。”“余每遇不朽之句,讽咏之不足,辙译之为画。”这些古人早已描绘好的名句,丰子恺以水墨线条融会西方的速写将诗意涉笔成趣,形成了既有写实性又有抒情性的绘画风格。“古诗新画”是丰子恺绘画艺术中最早创作的题材,也正是这个题材使他一举成名、佳作迭出。

元代吕思诚《戏作》:“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小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原是吕思诚还未发迹时安慰妻子,贫寒苦难总会过去,日子终将越来越好。在抗战期间,面对艰苦的逃难生活,丰子恺挑选该诗最后两句,为该题材创作了不同形制的多幅作品。画面中的青松、柳条、粉桃、飞燕,都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勃勃生机;父亲的守护、母亲的爱恋,孩童的烂漫,充满着人间情味。寥寥数笔,将作者保持淡然闲适的生活态度,那种“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豁达胸襟,皆跃然纸上。

丰子恺曾写“艺术以仁为本”“胸怀芳菲悱恻,以全人类为心的大人格”“能活用护生,既能爱人”。“护生者,护心也。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护生画集》共六册,共四百五十幅,是一部前后创作长达四十六年(1927-1973)的画册。丰子恺用利落果敢的线条,寥寥数笔就勾画出高尚的人格和深远的思想,简单朴素中画出矜恤和仁爱之情,用艺术的手段将佛教中慈悲仁爱、劝人从善戒杀的基本主张得以广泛流布。

1928年,丰子恺为祝贺恩师弘一大师五十寿辰,寄去了自己精心绘制的五十幅护生画。十年后,第二集《护生画集》完成,共六十幅。弘一大师非常高兴,为画集配字,并回信:“朽人七十岁时,请仁者作护生画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岁时,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岁时,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岁时,作第六集,共百幅。护生画功德于此圆满。”收到恩师之函,丰子恺回信:“世寿所许,定当遵嘱”。从丰子恺三十岁到七十五岁,他从不敢忘记自己对恩师的那句承诺。“护生即护心,慈悲在心,随处皆可作画”,在创作条件最困难的时期,他没有任何的抱怨、没有放弃希望,他为自己寻找创作《护生画集》第六集的条件。终于在他辞世前一年完成了恩师的重嘱。

(陈福香/整理,部分稿件来自天津美术网,部分标题为编辑自拟)

编 辑:张玉涛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