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周国城直言:书法贵有“书卷气”

时间:2019-01-27 09:49  来源:新快报

■莫道明作品

■程磊作品

■石燕婷 作品

“学书法并不意味着拿帖照抄,而是要想,要读。”周国城直言:

1993年,43岁的周国城举家从杭州搬到了广州,能让他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原因只有一个,“能成为专业画家,这是我从小的梦想。”二十多年过去了,周国城从专业画家到艺术机构领导,再到广州市美协主席,近期完成了广州市美协的换届工作,他也回归到了全职创作上,回想过去,当年坐火车到广州的情形,他依然历历在目,在接受收藏周刊专访时,他深入地阐述了自己对书法学习以及跟绘画关系的理解,他认为,“‘书卷气’是书法中最珍贵,也是最高境界的地方。”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黄宾虹的作品如果没有下款,至少逊色一半”

收藏周刊:您从杭州到广州,眨眼也二十多年了。

周国城:调来广州下火车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在火车上没坐稳的印象还很深刻。来的时候43岁,现在都快70岁了。时间不等人。有些事如果坚持做了,回头看,还能留下点什么。有些事如果错过了,人生几十年,弹指一挥间,错过就是错过了。

2006年当我第一次回杭州办个展的时候,有的中学同学会感慨说:“如果我也能坚持画,说不定也能成一个画家。”他说这话当然也没有错。但仔细想想,几十年过来,难道真的是说一句“坚持一下”就能过去的吗?当年我从杭州举家搬到广州的时候,多少亲戚朋友不解,面对的压力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收藏周刊:当时的广州对于你有什么吸引力?

周国城:因为能成为专业画家,这是最大的动力,也是我从小的梦想。

收藏周刊:为什么很多画家并不重视书法?

周国城:有些画家对书法的理解还是存在误区,有的人认为“书法不就是写一下就行了吗?”我始终认为,如果一次过的,不叫艺术。艺术一定是经过反复推敲,反复创作的。例如,书写一首诗,也就几十个字,单独写每个字可能都能轻易写好,但一首诗下来,能保证这些字都能协调吗?我自问目前还没达到一次就能写完美的境界,所以哪怕就写这样一首诗,都需要反复去练习与实践。

我以为,书法好,绘画不一定好,但要成为画家,书法就不能差。作画题款,用书法做标题,要有法度,书法要写好是很难,但也是有原则的。黄宾虹的作品好在哪里?如果没有他的下款,至少逊色一半。

古意就是“文化的厚度”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书画“贵有古意”?

周国城: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何为“古意”。“古意”并非时间上的划分。古意是第一感觉,是画面的气息,是综合的体现。可以说,古意就是 “文化的厚度”,这种文化厚度应是画画的人,写书法的人一辈子追求的。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有的人强调书法有“金石味”?

周国城:这是书法评论的术语,有的人会乱用,有的人根本不理解何为金石味,白蕉是后人写“二王”中最好的一位书法家,如果谁要是评价他的书法有金石味,那简直就是笑话。但“书卷气”却是书法中最珍贵,也是最高境界的地方。

收藏周刊:广东有没有谁的书法有书卷气?

周国城:我刚来广东的时候,我觉得王贵枕先生的书法就有书卷气。

“学书法绝不能从《好大王碑》入手”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碑与帖的关系?

周国城:我并不主张碑、帖分得很清楚,因为学书法的人自己最明白什么时候需要补充“营养”。感觉好的时候拿碑来临,拿帖来读,比别人的提点更有好处。碑与帖在书学中只是为了研究方便,只是“分类学”上的意义。对学书法是没有制约作用的。

我们看弘一法师,其实他早期主要是写碑,而且写的是魏碑,写得很到位,如果有过书法训练经验的都知道,从魏碑转到行书是很难的,因为魏碑是很严谨的,一笔一划都毫不夸张的。但弘一法师最后一转,完全成了另一个风格,毫无碑刻的痕迹。他后来是彻底理解了书法,书法是一种 “理解艺术”,理解一步,跨一个台阶,所以,如果对书法不理解,是无法提高和进步的。

《好大王碑》是一块好碑,但学书法绝不能从《好大王碑》入手。康有为“重碑轻帖”对书法发展的意义,还值得商榷,他的书法是有个性的, 但我们也不难发现一个现象,后世学他的书法者寥寥。很少人学并不代表他的书法就不好,我们要认识艺术中个性与共性的关系。康有为的书法只能是他独有的,后人学是学不来的。

收藏周刊:那书法该如何入手?

周国城:书法楷模有欧、颜、褚、柳,我认为学习楷书从褚遂良入手比较好,按习惯欧、颜、柳是初学书法的范本,从褚入手的人不多。但从自己学习书法的过程来看,如能掌握褚遂良“阴符经”的用笔方法,那么,对以后写行书是有极大的好处。从欧、颜、柳的楷书进入,再过渡到学行书不易,而学褚书则有一个顺利过渡的优势。

拿作品参展,千万不要拿一张平庸的作品,要力求做到最好,不然就送“最差”的,所谓“两极相通”是也。“两极”的作品一般来说都是具有 “视觉冲击力”的。

收藏周刊:但临帖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临帖?

周国城:学习书法并不意味着拿帖来照抄,而是要想,要读。很多问题都是在想和读的过程中解决的。“意在笔先”也说明了这个问题。要“眼高手低”,以“心”领“眼”,以“眼”领“手”,才是“正道”,才能事半功倍。“悟”对学习书法的人来说尤为重要。

临帖可以临得一模一样,这只是能力,不是艺术感觉。临帖只是一个过渡,目的是能到对岸,过不了岸就白搭。意思是光是临摹,如果转换不到 自己的艺术语言,等于白搭。临摹的过程,一定要思考前辈为何要这么写,为何能这么写,要思考,要理解,不能跟抄书一样去邯郸学步,亦步亦趋。

“学习书法至少有个高水准的学习对象”

收藏周刊:评价书法会有怎样的标准?

周国城:其他先不说,首先得要有出处,师法哪里,从哪条路来。否则就是野路子。野路子要创造出让人信服的面貌,是非常难的。因此,学习书法至少有个高水准的学习对象,要么学“二王”,要么学颜真卿,最起码也要学苏东坡。苏东坡是文人书法。他的字有文人气,但从专业的角度,比《兰亭序》《祭侄文稿》还略逊一些。

收藏周刊:苏东坡跟黄庭坚比较如何?

周国城:他们各有千秋。不过黄庭坚更有个性,他的草书写得好,《诸上座帖》是他真正写得好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苏东坡可能写不出。但苏东坡的文气以及在诗词上的造诣,是无人能比的,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高峰。对于文人来说,写字画画都是雕虫小技,因为他们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后来的丰子恺也是,他的书法不得了,但他应该从来没想过要做书法家。他是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具有极高的眼界。我们佩服黄永玉也是 这个道理,他是有才华才气的。

编 辑:张玉涛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