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学艺术应该老老实实做学问, 不要急着出风头

时间:2019-02-03 07:29  来源:新快报

■靳尚谊 穿蓝裙子的女士 布面油画 2017年

■靳尚谊(著名画家)

记者:您觉得在艺术教育与创作中什么是重要的?现在又存在哪些问题?

靳尚谊:加强专业基础教育,深入社会生活提高文化修养,多看好的艺术作品等都是很重要的。改革开放以后我出国看了很多好的作品。所有大博物馆我都看了,我看艺术作品,一个是要辨别所有作品的优劣,我经常看,不使我的眼睛衰退。我们现在比以前的情况好了一些,就是外国来的展览多了。只有多看好的作品,自己的眼睛保持一定高度,作品才不会衰退。

西方的油画艺术是一个写实的画种,从真实里提炼出来的。比如造型的美,因为真实、要表现体积空间就形成一种厚重、层次丰富的美,这就是抽象美。油画中的颜色是条件色。它是光照下的色彩,因此出现了色调,色调的美,也就是和谐的美。其实学油画最重要的是懂得这个美,这种美是写生里来的,素描教学、油画教学的重要性就在于此。西方在这方面的教学非常严格,透视、解剖都要学。我们改革开放以后觉得这些都没用了,对透视也不重视。现在好多大的画透视都有问题,他们都不知道透视和现代主义的形式感、结构都有关系,对于研究现代主义是有好处的。

记者:您之前提到的观念艺术,对您自己的创作有没有影响?对现在的学生有没有影响?

靳尚谊:对我没有影响,但对现在的学生影响很大。他们认为油画方面没法创新了,搞观念是创新。但是创新、个性是一种差别,差别是平等的,风格也是平等的,我们要研究的是作品的好坏问题,而不是差别问题。学艺术应该老老实实做做学问,不要急着出风头。

学艺术是很残酷的,中国现在处在一个转型过程中,经济上要调整,文化上也要调整。我认为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是另外一个品种,跟油画没什么关系。现在有一些人就把这个作为油画发展的方向,欧洲的油画,由古典一直到现代主义的抽象形式都出现了,形式没有新的可能了,怎么办?为了“创新”,于是搞装置,这就是现在的学生的思路,但未来如何,不得而知。

记者:你过去的《塔吉克新娘》等作品都带着很多古典油画的痕迹,最近作品(如《穿蓝裙子的女士》,2017)呈现平面化的趋势,您个人的艺术近年来经历了怎样的探索?

靳尚谊:我近些年画的多是线和平面的东西很多。西方一位理论家格林伯格认为,现代主义就是平面化,也就是以前的绘画是真实的,现代主义艺术不真实了,具有装饰效果好看,再变形一点,加上体现每个人的风格和他个人的情绪,就形成不同的样式,不同的情调,那就有意思了。

我的画也是这样。我的风格不是一种强烈的风格,是一种清爽淡雅的风格,素描、油画内容的时候就是这一类的,这是由我的性格决定的。肖像画里平面风格有三个人,克林姆特、席勒和莫迪里阿尼,我对他们的画都很喜欢也有些研究。但是学他们最终还是不可能像他们,还是我自己的。我在绘画的时候,可以使画面的反差减弱,但是层次不减少,颜色还是条件色,很和谐,也有调子。因此就形成我现在的绘画,也是我个人油画往前发展和心情变化的结果。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