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丢勒的《母亲肖像》 是对母亲生命意志的崇高礼赞

时间:2019-05-12 00:04  来源:新快报

■丢勒 母亲肖像

■梵高 画家的母亲

■雷诺阿 艺术家的母亲

■珂勒惠支 母与子(石版画)

西方美术史中,有关“母亲”形象的描画,虽然较早可以追溯到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但毕竟这只是想象中的人物,真正以母亲作为描画对象的,应该是从丢勒的《母亲肖像》开始,之后的安格尔、雷诺阿、惠斯勒以及雕塑家亨利·摩尔都有创作不少母亲题材作品,不同角度地反映了艺术家对母爱真挚感情的流露,并给后人以视觉上美的愉悦感受。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丢勒的热爱,可能源自充满爱的家庭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画家丢勒作为较早便到意大利的德国艺术家,他不同于同期艺术家们受某些艺术观念的束缚,丢勒“渴望燃烧自己的情感,他爱当时纷扰的世界,爱战乱频仍的德国,爱贫苦的百姓、单纯的家,这些或许都是来自于丢勒充满爱的家庭”。

丢勒是文艺复兴时期鲜见的以母亲为对象创作的画家,他的炭笔素描《母亲肖像》描绘了一位饱经风霜、脸上刻满生活的无情印痕的老母亲。画中人物高隆的颧骨、皱纹满布的前额、深陷的双颊和眼眶与圆瞪的眼珠反映了人物久经世事后对艰难的无畏之感,鼻梁尖长和嘴唇薄而紧闭,脖子由于年老瘦削,筋骨外露,透出年老的沧桑和生活的艰辛。从如此丰富的细节描写可以看出,这是画家对母亲坚韧的生命意志的崇高礼赞。

惠斯勒最有名的作品是他母亲的肖像

新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是人物肖像创作的出色代表,他所绘的母亲肖像是1814年他母亲安妮去罗马探望他时所作,画家让肖像充满了传神逼真的特色,他希望看上去母亲像是从画布上走下来。

美国画家惠斯勒跟马奈一起参加过1863年“落选者沙龙”的画展,他们当时对日本浮世绘版画都充满好奇心。但他与德加都不是印象主义者,因为他们最关心的不是光色的问题,而是图式与平面构成。

惠斯勒笔下最有名的作品是他母亲的肖像,这大概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画作之一。1872年展出时,惠斯勒使用的标题是《灰色与黑色的布局:画家母亲的肖像》,惠斯勒所追求的“形状和色彩”的和谐跟题材的情调十分相融。这时候的造型、结构和形式统统服从于对色彩和谐的追求。它的“灰色与黑色”的柔和色调从妇人的头发和衣服直到墙壁和背景,加强了画面的温顺、孤独感,使此画具有广泛的感染力。画面中的空气,似乎凝结在母亲黑色的长衣周围,观众的视线被强烈的压抑,而在双脚的浅色踏板处,寻到一处可以舒坦的空间。延伸到地板上的浅色调,使坐着的女人显得更为高贵,令人尊敬。选取正侧面角度,从美好的轮廓线条,依稀可以见到画中妇人曾经拥有的青春美貌;轻盈的白色蕾丝头纱和袖口花边,自然成为一种永恒的温柔象征。

梵高画中的母亲有美丽草绿色眸子

同时代的印象派画家雷诺阿第一次以感情充沛的笔触描绘母亲玛格丽特时,那自然陈述、毫无造作的风韵,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印象。当时雷诺阿的母亲才五十岁,却因为生活的困顿与艰苦而显得尤为衰老,然而当雷诺阿以多彩与丰富的颜色来创作之后,一股母亲特有的被生活拖累却无怨无悔的生命力竟油然而生。画中母亲的眼神仍然透出对未来的希望与期盼,她的坚忍与顽强完全被观察入微的画家儿子一一定格,相信雷诺阿母亲因生活艰辛,而久未欢笑,但画家却从中找到了欢欣与严肃之间的动人神韵。

与雷诺阿不同,画家梵高是根据照片来创作母亲的肖像,但他嫌原始的黑白照片太单调,所以按照记忆来描绘心中的母亲形象。在人们看到的画面中,他的母亲有着一双温暖而美丽的草绿色眸子,映衬着完美的肌肤,画面洋溢着淡淡的忧伤和温馨,一如清晨初放的曙光,温暖地照进观者的心房。

与梵高同为后印象派画家的高更所绘的母亲肖像则来自于他母亲年轻时的一幅照片。高更故意将母亲的面部特征进行夸张,嘴唇画得更厚,鼻子画得更宽,这也许是为了强调他母亲身上的西班牙异域血统。

油画肖像方面,弗洛伊德从1972年开始为自己的母亲作画,在其创作的十多幅母亲画像中,最出色、最有代表性的一幅描画了母亲身上那白色的衣裙套装,给人一种纯洁与高贵的感觉,这是画家对母亲的崇敬之心,也是对母亲情感的一种特殊描述。

珂勒惠支从不愿意使母子从画面上分开

20世纪德国著名的世界级版画艺术大师珂勒惠支,同时也是表现主义艺术家代表之一,她擅长运用象征手法和相当夸张的人物形象造型,表达有关战争、母爱等表现主义常用的题材,常常以母亲和孩子作为重要主角。珂勒惠支对自己的创作一直持严肃的态度,她还曾言,“我保留了其中两幅(《寡妇》和《母亲们》),其余的都毁掉了。”

《织工》和《农民战争》是最早给她带来世界声誉的两组版画。《织工》分为六幅,其中《贫穷》被认为是艺术手法运用得最完善的一幅。一个一贫如洗的纺织工家庭,在低矮、阴暗、简陋的破屋子里,悲哀的母亲双手抱头,绝望地看着因为饥饿、营养不良和被疾病折磨的儿子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办法,无奈且辛酸。父亲愁眉苦脸地坐在角落里,瘦弱的女儿依偎在他的身旁,父亲注视着儿子,小姑娘也注视着弟弟,纺车静静地停在母亲身旁。

珂勒惠支关于母亲形象的作品具有强烈的原创性和令人感动的艺术魅力,形成了自己独到的表现形式和风格语言。尤其是她的线条流露出的力量感都深深影响着后世的现实主义画家。在珂勒惠支的母亲形象绘画中大多使用黑白大色块对比,无论是素描还是版画,她都喜欢用寥寥数笔来表现整个描绘的情景。她把线视为造型手段,使整个画面充满了力量感。

已故著名版画家王琦曾撰文写道,“珂勒惠支从来不愿意使母亲和孩子从自己的画面上分开,她认为亲子之爱是母亲的天性,而保卫儿童的生存权利,争取下一代幸福,是母亲和所有人们的神圣职责,这也许就是人们认为她是人道主义在艺术上的具体表现吧。珂勒惠支在晚年还创作了一幅很有力量的石版画《有种子的果实是不许践踏的!》(一九四二年作)。一个强有力的母亲的臂膊,掩护着几个纯真可爱的儿童,母亲的形象犹如铜墙铁壁的屏障,它寓意着孩子们的安全和幸福,必须得到稳固的保障”。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