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鲁本斯的母子题材是文艺复兴后的经典 布格罗擅画妇女儿童,但美术史上毁誉参半

时间:2019-05-12 00:02  来源:新快报

■鲁本斯 海伦·芙尔曼和她的两个孩子

■莫里索 在阳台上

■卡萨特 婴儿的第一次抚摸

■布格罗 海蝶

■夏尔丹 饭前祈祷

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虽然已有关于“母与子”的绘画题材,但多为圣经故事,而从十七世纪鲁本斯的《海伦·芙尔曼和她的两个孩子》开始,民间母与子的题材才正式成为画家笔下描绘的对象之一。此后布格罗、莫里索、卡萨特都创作了不少“母与子”题材作品。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鲁本斯的画有一种赞美人生欢乐的宏伟气势

在西方古典绘画作品中,表现母与子的题材很多,画家们根据圣经故事,将圣母塑造成亲切可爱的、健康温馨的妇女典型形象,体现了正义、诚实与善良的思想。

根据学术论文《西方绘画中母亲题材作品的形式研究》,乔托是意大利佛罗伦萨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圣母表情的刻画上一反中世纪思想束缚下那种高高在上、冷漠、空洞的绘画形式,而将古希腊和罗马的雕刻手法运用到绘画中。所绘人物形象立体感强,空间效果也十分真实,这种现实主义的原则超越了当时的绘画技法。更为关键的是乔托笔下的圣母开始具有一种浓浓的人情味,在他的笔下,圣母不再高高在上,而是成了爱子情深的人间母亲。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拉斐尔都有相关题材。

十七世纪画家鲁本斯的画有一种赞美人生欢乐的宏伟气势,色彩丰富,热情洋溢,并且通过对人物肌肉的强化,凸显了女性的力量。在他的作品《海伦·芙尔曼和她的两个孩子》中,画家着力描绘了海伦·芙尔曼及其爱子间如同朋友般亲切相处的“特殊关系”,这与贵族家庭中严肃的亲情气氛形成鲜明对比。他的笔触奔放轻盈,画中母亲形象饱满而圆润。海伦·芙尔曼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之中,两个儿子,一个偎在膝下,一个抱在怀里。在这位年轻的母亲和两个尚未成人的孩子眼中,这应该就是幸福世界的完美诠释。

十八世纪法国画家夏尔丹的作品画面静谧沉稳,贴近生活,在他的母亲题材画作中,母亲形象大都严格又温柔,例如他著名的《饭前祈祷》中的母亲形象,一反过去母亲只有呵护与疼爱、温柔像神的常态,而以温柔且严厉地教诲子女的形象示人,沉稳而内敛,有着平实的智慧光辉和母亲的尊严。

布格罗的“母与子”高度美化且具神性

法国19世纪学院派绘画的最重要人物布格罗,特别擅长刻画妇女和儿童,表现其娇嫩的肌肤以及诗一般的场景。他的“母与子”作品中人物是理想化的,没有缺陷,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现实不存在的,所以也有些神性和高度美化的特点。其中一幅作品《贝壳》,画中母子俩正在听贝壳的声音,展现出了母子平凡生活中的这一无限温馨的小细节,母子间的深情厚意以及人物间流动的愉悦之感跃然而现。

但布格罗是一个毁誉参半的学院派画家,是近代欧洲最受贬斥而又受喜爱的画家之一。他受到激进的艺术家和现代评论家的嘲笑,被认为是法国官方僵化艺术的代表人物,作品被斥“华而不实,矫揉造作”,因此,绝少有艺术史家提及布格罗。有趣的是,曾作为新古典主义学院风格代表的布格罗就是打击印象主义的众多评论员之一。他认为印象派作品只能算是未完成的素描习作,极力反对将这些作品选入沙龙,以致雷诺阿在遇到自己不如意的作品时说:“天啊,我的作品竟然看起来像布格罗的!”

作为印象派画家中少有的女性艺术家,莫里索也常常关注母亲和儿童关系的题材。她大多是以姐姐爱玛及其外甥女、她的女儿朱莉为模特来描绘母子在日常生活中的状态,这都是她最亲近的人。《摇篮》是莫里索第一次参加印象派画家展览的作品之一,也是她最具有代表的杰作之一。这幅画作于1872年,是姐姐爱玛生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倾注在婴儿身上的关切、疼爱,相信这也是天底下所有母子关系的缩影。画中的爱玛作为一位年轻的母亲正在注视着自己的孩子入睡,若有所思地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捏住摇篮边上的薄纱,不让薄纱从摇篮上滑下。母亲目光慈祥,透过薄纱可以看到婴儿熟睡的脸,构成了一种深情与和谐的画面。

她的作品《在阳台上》《草地上的母女》(1871)《在草地上》(1875)等都是表现母子的作品。

描绘孩子沐浴是卡萨特的重要题材

谈及母与子题材,不能绕过的一个人物就是卡萨特,她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重要的女画家。1878年,卡萨特开始创作“母与子”题材作品,之后这个主题成为了她的艺术创作中最重要的一个题材。这些作品展现了母亲育儿的职责,包括阅读、拥抱、照看、哄喂和洗澡等一系列的活动,反映了中上层阶级母亲和孩子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因此而获得了巨大的名誉和广泛的认可。

卡萨特表现的“母与子”形象健康、自然,而描绘孩子沐浴的作品是卡萨特母子题材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在当时的法国,洗澡并非是常事,即使上流人士,洗澡也多为一周一次。但美国人沐浴是很频繁的,卡萨特的沐浴作品体现了美国式的生活方式。

艺术家德加当时评价她:“婴儿卫生学就是卡萨特,她的那些孩子总是刚洗完澡。” 值得注意的是,卡萨特作品中描述的沐浴场景一般都是成人陪伴在孩子周围,不会让孩子单独出现在画面里,这也许是卡萨特对于母爱的一种描述。

卡萨特最为著名的一幅作品是《沐浴的孩童》,这幅作品吸收了浮世绘版画的透视法,把焦点置于画外,竖式画幅的构图增强了视觉的现场感,正在洗澡的孩子的身躯和母亲的手臂富有一种修长感。母亲和孩子的脑袋紧紧地贴在一起,母亲身上裙子的条纹图案与小女孩身体的朝向形成交叉状,使得本来的动势增加了几分稳定感。三角构图也在该幅作品中被引用,观赏者会很自然地将目光从母亲的头部往下移,顺着母亲的手臂,最终目光落到画面右下角的水瓶上。画家为了衬托小女孩撒娇的身体,在构图上精心安排了一些图案,比如制作精致的杂物箱、色彩丰富的墙纸,母亲身穿花纹睡衣和地毯上的几何图案相呼应,把孩子衬托得更加天真活泼可爱,母性这个名词也被彰显了出来。

除了沐浴中的场景,卡萨特还画了不少花园中与阳光下的母子交融的作品。《花园里的孩童》这幅作品,是卡萨特母与子系列早期的作品。这幅作品大范围的交代了背景,鲜花开满了整个花园,空出了一片空地,婴儿酣睡在婴儿车里,幼儿在花丛边快乐玩耍,母亲在一旁认真做针线,人物大都用白色、蓝色表现,画面整体多为绿色,这种冷暖对比体现了母爱的温暖以及母子相处的温馨场面。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