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不理解塞尚则不能成为今日的艺术家

时间:2019-05-19 08:53  来源:新快报

■水果与水壶

■柜子前的容器、水果和桌布

■餐桌

■静物: 桃与梨 塞尚

塞尚作品《水果与水壶》约4亿人民币成交,丰子恺曾说:

有“现代绘画之父”称号的塞尚作品《水果与水壶》日前以近6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亿元)成交,这被网友戏称,“史上最贵水果”,并引发行内广泛关注。已故著名画家丰子恺曾说“不理解塞尚则不能成为今日的艺术家。”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此前画作《静物:桃与梨》以1.88亿元成交

佳士得纽约二十世纪艺术周于日前举办,全场最高价拍品为出自S.I. 纽豪斯珍藏的塞尚作品《水果与水壶》。佳士得官方介绍,这件创作于1888至1890年间的作品象征着现代艺术史上的另一个里程碑时刻。塞尚仔细揣摩物体在形状、颜色和纹理上的细微差别,以丰富饱满的笔法描绘出一组置于桌面上的静物,所展现出的出色美学视野令他的艺术作品成为二十世纪艺术领域的革命性力量。

据悉,在拍卖现场中,作品以3000万美元起拍,经过一番激烈竞投后,最终由佳士得亚洲区主席魏蔚女士的电话委托客户以5200万美元的落槌价投得,最终成交价近6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亿元)。这被网友戏称,“史上最贵水果”。

但收藏周刊记者了解到,在今年3月份的佳士得2019年第一场晚间拍卖中,塞尚也有一幅堪称完美的静物画作《静物:桃与梨》以21203750英镑成交(约合人民币1.88亿元),成为“隐世异彩:重要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杰作”专拍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

已故著名画家丰子恺曾说“不理解塞尚则不能成为今日的艺术家”。

“我们必须从圆锥体、圆柱体、球体去思考万物。”

塞尚生于法兰西南部、离马赛港北方不远的一小乡村中。但他父亲是银行家,少年时遵照父亲的意思,入读当地的法律学校。1862年从法律学校毕业之后,他毅然选择了到巴黎专门研究绘画。到卢浮宫中去热心地写中世纪意大利的格烈柯及威尼斯派诸家的作品。

塞尚通过左拉,认识了马奈、库尔贝,并受到了后者自然主义-现实主义的洗礼。但对塞尚影响最深的,当数毕沙罗。其色彩与调子中,都有毕沙罗的痕迹。

但因为与印象派画家追求不同,塞尚还是选择了在1879年回到故乡,他真正的艺术风格也从此开始。

丰子恺在书中如此评价他的作品,“无论风景、人物,都当作‘团块’而表现,在其静物画中,这一点尤其明显。他的表现,统是有上述的特色的团块。而其团块,又不是平面放置的,而都是立体物,都是有三种延长—高、广、深的。如他自己所说,‘圆球、圆锥、圆筒’的存在,各在一画面中依了深与广的顺序而要求明显的各自位置。”

塞尚自己也曾说:“我们必须从圆锥体、圆柱体、球体去思考万物。”他喜欢画苹果,因为苹果几乎是一个球体,他还偏爱画陶器和圆顶帽,他甚至认为衣服的设计往往是几何图形的。

塞尚的色的团块,决不仅是平面的团块,乃是有深度的立体的团块。他的所谓“绘画的体积感”,就是从这立体的感觉而来的,其是对现代艺术最大的贡献。尤其是立体派,完全可说是由他这表现法的更进一步的研究与扩充而来的。塞尚与立体派之间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在这立体感的一点上,有不可否定的必然的联系。“立体派将塞尚以几何图形处理万物的趋向发挥到了极点。”

除此之外,高更受塞尚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更重要的是,马蒂斯的“野兽派”几乎直接受到了塞尚的启示。何政广主编的《塞尚:现代绘画之父》写道,“塞尚可被恰当地认为是野兽派的前驱。”

曲克是塞尚作品的第一位收藏者,他于1876年开始收藏,当时一般人对塞尚只有嘲笑。后期印象派画家卢梭就直言不讳,“我真想完成这个人(塞尚)的画。”这是基于塞尚的不少作品并没有“涂满”而直接留了空白而言。但对此持不同观点的,除了对塞尚作品的真正爱好者之外,还有同样出色的画家雷诺阿,他给予了塞尚极高的评价,“塞尚是令人钦佩的,如果两块颜色不十全十美,他是不会涂上去的。”

对用色的态度,塞尚曾说:“我尝试仅用颜色达成配景。”

反对印象主义过于注重

光的描绘而忽略了物象的实体

《塞尚:现代绘画之父》中介绍,从印象主义发现新路子的塞尚,并不赞成印象主义所描绘的将对象溶解在光线之中。他反对印象主义过于注重光的描绘而忽略了物象的实体。他希望在绘画的世界里,表现富有秩序的、确实而坚固的感觉,因此后来走上了反印象主义的路子,独自追求物象的坚固、实在的构成,成为后期印象派的代表画家。

塞尚晚年的十年间,在自己所建立的、严肃构成的秩序上,更进一步寻求表现。他对绘画固执己见,在普洛文斯的田舍中,迈进任何人从未踏进的绘画境界——一个雄奇、壮丽而深奥的世界。

观点

著名旅法艺术家朱德群:对现代艺术隔膜很深在于没理解塞尚

我还记得吴大羽先生的一句话:“塞尚是现代绘画之父!”我就是从那时起,对塞尚产生了特别的兴趣,并沉醉于塞尚的作品之中的。在上海街头,我有次偶然买到三本塞尚的画册,简直如获至宝,几乎天天拜读。我现在还坚持认为,读通塞尚,就如同掌握了通向现代艺术的钥匙。此时再回过来看野兽派和立体主义,也就能够知其所以然了。如今,不少从国内来的画家,总是与西方现代艺术显得隔膜很深,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拿到现代艺术之父塞尚所给的钥匙!

当时也曾留过法的、很有名气的画家徐悲鸿,在潘天寿换任杭州艺专校长之后,被邀来我校讲课时竟说:“西方古典的学院派很好,但可惜的是,20世纪初出了一个败类画家,他就是塞尚!”我听了以后非常震惊。我无法容忍心中的偶像塞尚遭受这样的攻击,不禁拂袖而去。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