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陈履生:书法不是杂耍,对传统应有敬畏之心

时间:2019-06-02 07:49  来源:新快报

■陈履生 知行合一

简介 陈履生 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西安美院新中国美术研究所所长。

■张桂光书法

■陈振濂书法

请注意!有灵魂的书法与一般意义书写不同!

作为最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质的艺术门类之一的书法,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历史,它在历史长河的变迁以丰富多样的形式存世,在遇到西方观念后,也衍生出了更多让人侧目的样式,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梳理了两条线索,一方面是传统中的书法变迁,另一方面则是书法到当代艺术中的变异,他认为,将利用书写的杂技和表演与传统的书法艺术混为一谈,就会玷污或者是扭曲传统书法艺术的本质。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书写能成为书法正是因为文化的注入

收藏周刊:谈谈当代书法的现状?

陈履生:当代书法的问题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混为一谈,所以,说不清,理还乱。实际上关联到书法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传统书法;一是作为艺术表现形式而又不同于传统书法的以书写为手段来表现某种艺术观念的当代艺术。

传统书法的文化属性是基于书写的历史发展和积淀,是与中国文化关联的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而这种艺术形式又不同于一般的艺术,它有着与文字关联的功能方面的表达,又有着诸多方面的文字内容的呈现,还有着在审美上的承前启后。因此,与文字和书写关联的各种问题也随之产生,又有了品评和基于个人喜好的审美判断。

中国历史上的书写传续了数千年,代代相传,但是,成为一个复杂文化问题只是到了如今。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书写与书法?

陈履生:历史上的书写不管是从教育,还是从文化以及应用的各个方面来论,书写的规章以及方式方法等等都有章可循,有法可依,还有碑和帖,它们作为范本以规范后学的基本动作以及在审美上的皈依。尽管这种法在历史的传承过程中代有不同。在字体不同、追求各异的书写过程中,人们用书写来表现内容,传达情感。其中用书写来传达具体的内容又有着与辨识关联、与审美相依的视觉问题。书写能成为书法正是因为文化的注入,其文化的内涵是传统书法的灵魂。有灵魂的书法成为文化的重要内容,就区别了一般意义上的书写。

笼统所说的书法或当代书法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写

收藏周刊:传统书法在视觉上有没有标准?

陈履生:历史上像王羲之等一代名家的书写活动,包括此前一些没有名或根本就没有留名的写字的人、刻字的人,原本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写字,其目的是传达文字所表达的内容,说个事或记个账,而字写得好坏本不重要,只是个人能力、个人风格或后人的认定。久而久之,人们把结构端庄、书写平正、字形优美、风格独特的书写视为好的,从而有了共识和拥戴,进而又有了为了审美的追求,包括因时代不同的字体的转变,同时,还有了专事书写以及审美和收藏。从不分好坏到有了好坏;从有了一般性的好坏之别到有了讲究书法的品格和趣味,这都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范围内的发展,是在文化体系内的价值认同。

收藏周刊:当代的书法存在哪些问题?

陈履生:现在的问题是超出了传统书法的范围而在当代文化问题的纠缠中表现出了它的特殊性,而这个特殊性并不是传统书法自身的核心问题,却是与当代艺术和当代社会关联的现实问题,其中有些还不是一般所论的艺术问题。显然,传统书法的发展与艺术、与社会、与文化构成了复杂的综合体,使得书法的问题就变得超常复杂,变得无法厘清,这也是当代的特点。

笼统所说的书法或当代书法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写,所反映的也不是传统书法的核心问题,而是在当代发展中的现实问题。传统书法的变异成为当代文化中的一个另类,因为它既连接着传统,有着极强的传统文化特征;又与当代艺术发生关联,同时还反映出与之关联的复杂的社会问题。传统书法这一史无前例的变异,是现代化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问题,更是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的必然产物。

应该对传统书法怀有敬畏之心

收藏周刊:在当代纷繁的社会问题中,传统书法该如何传承?

陈履生: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深思和认真对待的。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传统书法的传承与发展,关系到当代艺术中对传统艺术的利用,关系到当代艺术中的社会关系以及其他种种。今天的书法问题已经不像传统的书写那么简单明了,它的很多方面都已经超越了文化自身而与社会发生了联系,而艺术的发展也有了超越历史任何时期的复杂的内在结构和内部关系,因此,从一般意义上来论的传统书法和面对现实的书法发展之间,应该要做出一种基本的选择和判断:如果要维护传统书法的尊严和它的独特性,就应该对传统书法怀有敬畏之心;应该在传承和发展中保持中国书法的独特品格和它的文化尊严。如此来看当代书法的问题,就应该把书法分成不同的层面去认识和理解,而不能混为一谈。基于传统发展的当代书法,应该按照传统的基本的路数以及基本的审美原则去发展,因为在这一历史悠久的发展过程中,不管是真草隶篆和自我风格,或者是时代特色和不同追求,书写中基本的与文字关联的内容,或者是其内含的文化意义,正是传统书法所必须表现出的一些基本内容。

收藏周刊:应该如何去看当代书法的变异?

陈履生:基于传统书写而产生的艺术创作和当代艺术的观念,作为传统的利用,或者是把传统符号作为一种观念的标识所产生的新的艺术样式,包括利用这一符号的书写行为,或者是用极端的身体来书写等等,虽然和传统的书写发生某种关联,但是,这已经不是传统的书写,更不是传统的书法,也很难把它们置身在中国传统的书法品类之中,更不能混为一谈。传统的艺术发展到当代社会中,尤其是经历了20世纪以来的现代化的发展,艺术所发生的显著变化就是产生了一些新的形态,这之中有的和过去有关联,而有的则是完全没有关系。

当代艺术产生的新的品种不应该与传统书法混为一谈

收藏周刊:如此的变异现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陈履生:艺术发展中产生的新形态和新形式,自有其合理的地方,或者有其合理性的存在基础,但是,这些新的变异的书写方式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而存在,应该让其独立于传统书法之外而获得它们自身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当代艺术产生的新的品种不应该与传统书法混为一谈,更不能用新的发展来颠覆传统书法的存在。而基于传统书写和艺术之间的一些社会活动,诸如杂耍以及其他的各种表演活动,毫无疑问,它既不同于一般认同的艺术,也不是一种艺术的书写行为,而是一种社会化的个人行为。这种在艺术的旗帜下利用书写的杂技和表演,正如同艺术中有杂技一样,也可以把它列在传统的书写与当代艺术形式之间的另外一种样式。那么,面对当下的繁杂和多样,面对层出不穷和此起彼伏,也应该区别看待这类样式和这类行为。既然有社会需求和个人所好,社会人之间既然有用这种方式来发泄的权利,或者是有用这种方式来调侃的兴致,其存在也不应该与传统的书写混为一谈,也不应该和模糊的艺术边界来混为一谈。因为 将它们和传统的书法艺术混为一谈,就会玷污或者是扭曲传统书法艺术的本质。而在现实中,这种混为一谈又无法阻止,更无法制止。相反,混为一谈在学术之外又成为大众娱乐而被大众过度消费。

有关书法和写字的争议,陈振濂(中国书协副主席)与张桂光(广东省书协主席)观点不同。陈振濂表示,书法教育不是写字教育。张桂光则认为,书法不是写字是什么,教书法不教写字教什么。两人论战反响较大,让人深思。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