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一周痛别三位著名艺术家

时间:2019-06-16 07:22  来源:新快报

■陈子毅 木棉红占岭南春

■陈子毅

■李汉仪 水乡女民兵 花梨木雕 中国美术馆藏

■李汉仪

■梅墨生 美猴王

■梅墨生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陈子毅:

刻了“淡泊宁静”闲章 每每盖于画上约束自己

广州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陈子毅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6月13日上午9时02分在广州逝世,享年100岁。

陈子毅,斋号听雨楼,陈子毅1919年出生于新会县的外海乡。小学毕业后,陈子毅得康有为弟子李竹朋的教导,进修国文课程,学习书法,临汉唐碑帖,学诗词歌赋。中学,他顺利考入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在校期间又投进赵少昂开办的岭南艺苑私塾,从而使他的绘画走上一条正路。之后更得高剑父先生指导,画艺大进。

陈子毅的花鸟画,重视继承传统,但不蹈袭前人,不为一家一法所束缚,而是广采博纳,一炉共冶,在继承传统笔墨基础上,广泛吸收西洋画技法,作品构图充实、笔墨和谐、色彩艳雅、充满南国气息。

陈子毅成名于20世纪50年代,有“陈红棉”之称,红棉、喜鹊尤是他的艺术最独特品牌,岭南画派继陈树人先生的红棉之后,陈子毅的红棉更显活脱、灵动。他的花鸟、山水甚至是人物画,脱去其师赵少昂的风格,别具一格,特别是吸收文人画专长,向北派学习中自成一领域。

在广东民间,他的大名最为大众所知,连广东粤剧之泰斗、蜚声粤港澳的罗家宝也慕名拜于其门下。

值得一提的是,陈子毅在诗文、书法、古典文学、历史研究方面屡显才华。

画家印象:

卢延光、韦承红在《岭南画派大相册》一书中写到,陈子毅是个习惯沉默的人,偶尔也有几许幽默,性格上又是个乐天派的人物,也就是习惯于好心情的那种。他又特别请人刻了一个“淡泊宁静”的闲章,每每盖于画上以约束自己。接触陈子毅,感觉他的传统文化人意识特别浓重,爱看书,台上、案头、床前少不了几本书籍,在广州的画人队伍里能常常读书的现象并不普遍,他却是每天必看的少数之一,因为对文化的多层关注令他的画多了文人画的涵养,因而在第三代、第四代多如牛毛的岭南画派的子弟画中看到人文涵养、文人笔意的也是少数。

李汉仪:

一个城市要靠文化 来提升城市地位

6月10日上午11时40分,著名雕塑家,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原副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李汉仪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逝世,享年88岁。

李汉仪先生1932年出生于广东东莞,1950年考入华南文艺学院美术部雕塑专业,1953年考入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广州美术学院前身),1956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雕塑家,李汉仪先生带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投入雕塑创作,创作了众多反映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深厚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的雕塑作品,作品整体气势恢宏、内涵深刻,代表作《搏斗》获湖北省青年美展一等奖、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

李汉仪的作品注重对生活鲜活体验和感受的捕捉,其形式优美、韵味隽永,代表作《烽火年代》获第二届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展优秀奖,《珠江岸边》《水乡女民兵》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正如李汉仪对自己创作脉络的总结:早年作品比较关注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斗争,之后的作品更注重表现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

李汉仪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就卓越的雕塑家,还是优秀的雕塑教育工作者。1979年李汉仪任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与著名雕塑家、时任广美雕塑系主任的潘鹤先生,以及全体教师一起投入雕塑系重建,致力于雕塑教育教学研究,培养了众多优秀的南国雕塑学子,对岭南乃至全国雕塑教育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李汉仪自述:

城市雕塑最重要的是创造一个与当地人文环境相配备的宜居环境,让住在这个城市的市民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一个城市靠文化来提升城市地位,打造有历史、有文化积淀的人文环境。

潘鹤点评:

我比较欣赏李汉仪的《烽火年代》:持枪的母亲在哺育自己的孩子,作品表现出一种希望,即使在那种动荡的年代,还孕育着未来。这是一座表现人与人、人与自然抗争主题的雕塑,与此主题相类似,在李汉仪的作品中还有《搏斗》和《浴血淞沪》。

梅墨生:

艺术不是职业 是一种人格的参与

6月14日下午,著名艺术家、学者梅墨生因病辞世,享年60岁。生前系文化部国家艺术科研课题项目评审专家、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梅墨生,1960年生于河北,号觉公,斋号为一如堂,画家、书法家、诗人、学者、太极拳家。曾师事宣道平、李天马、李可染等先生。梅先生的书法以行草书见长,结体夸张、变体,却是古法盎然,一派刚柔并蓄、清丽平和之境。人们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不离传统和常变常新,感受到一种传统与时代紧密结合的艺术思想。

对于中国画的表现他曾谈道:用笔决定了线。因此,笔性的差别决定了笔味的差别。所谓笔性,习惯上指称为画者对笔的自然感受与把握习性,它很本质,本质到可以窥见画者的心理素质与综合技术训练程度。中国画很看重笔性笔味,是如同生活中的人品人性之重要一样。所以说,通过欣赏把玩笔性笔味,可以进一步深度理解画者的“人文”,中国画是非常强调人文品质的。

梅墨生自述:

我一直认为艺术没法教,更多应该是一种自我揣摩。艺术虽然没法教,但可引导,可启发,可给人点拨,思考的参照。古今中外很多艺术大师都不是教出来的,但一定都是受到过别人的启发和点拨。

艺术不是职业,是一种人格的参与。荣格说过艺术就是一种神秘的参与,这种参与就是艺术的脉,要从这个角度去找寻到自己的艺术。

梅墨生在不久前的一条朋友圈写道:

失眠

人生有似紫藤花,结痈、枯萎、

把花架也拉歪啦,有时把寂寞填满院

人生有似莫名雨,未下时弥漫着郁

闷,降下时半夜里透着爽利

透过幽窗看去并不富丽的庭院,

紫藤花又茁壮了,还有竹子、牡丹、

玉兰花相伴

此刻,找不到曹洞禅的洞澈

此刻,寻不到任何得与弃

只有可怜的飘浮的心

失眠

编 辑:张玉涛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