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邱振中:书坛表面繁荣, 但书写深刻的作品鲜见

时间:2019-06-16 07:22  来源:新快报

■邱振中 集句跋徐冰 《芥子园山水卷》

■邱振中 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

■邱振中 龚自珍已亥杂诗

近四十年来,邱振中一直思考一件事,“书法创作到底写什么(内容)”。他接受收藏周刊记者专访时直言对此可谓挖空心思。古人的诗歌、自己作的旧诗和新诗、当代诗人的新诗、当代诗歌、哲学文本都写过,接下来仍然会寻找没写过的文本进行书写,他强调书法的书写性,对于目前书法的现状,他认为,“表面繁荣但书写深刻的作品鲜见”。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楷书影响了其后书法史的笔法

收藏周刊:您曾说楷书对后面书法发展有一些不好的影响?您甚至用了“流弊”这个词形容。

邱振中:做研究来讲,首先不用判断好与坏。比如一个杯子,我不评价它好不好看,我只描述它的形状。其实我对今天的艺术判断并不多,当然也有一些批评,但并不多,包括谈楷书的影响,但谈及楷书对后面书法的影响,有一个很明显的观点就是,它影响了后面书法史笔法的方法。但很难说这是好还是不好,我是想把问题阐述清楚,而不评价它的好坏。

收藏周刊:您在书里还特别提到米芾“抵御楷书笔法的影响”?

邱振中:这也是一个现象,我的书法基础基本就是从颜体楷书开始的,按理说我对楷书很有感情。但从研究的角度,感情已经显得不重要了,关键是要把问题研究透彻,否则发现不了新东西。

收藏周刊:但我们也会发现,很多书法家为了寻找新东西,一味追古,哪怕完全不出名的一块摩崖石刻,只要与别不同就有人追捧,慢慢感觉书法在今天是否已经没有一个好的标准?

邱振中:标准还是有。但统一的、让所有人都认可的标准,确实很难。这个派别、那个派别,这个老师、那个老师……这种情况在艺术领域也太正常了。这是个永恒的话题。至于学习摩崖石刻或者篆刻乃至钱币上的文字、写出的一种新的作品,这是清代以来的常用的创作方法。

无法证明《兰亭序》真伪

我写文章基本不谈

收藏周刊:您觉得书法的真伪研究对书法发展有什么影响?

邱振中:这当然有大影响。比如说《兰亭序》的真伪,这是个大问题,今天还没有最后的结论,以前基本没人怀疑它,但今天怀疑的人越来越多,包括我也怀疑,我能举出一些理由,但最后的证据还没有,毕竟历史留下来的信息太有限了。再如《快雪时晴帖》,一般都认为这是唐代人临摹的作品,但我认为这距离王羲之的风格很远。所以,我现在写文章,基本不谈《兰亭序》和《快雪时晴帖》。

收藏周刊:目前书法创作存在哪些问题?

邱振中:艺术最大的魅力在于不可预知,可是目前的书法基本可以预知的。书法是碰到巨大的危机,看起来非常的热闹,实际上充满着危机,继续这样写下去没有前途的。

收藏周刊:为什么这么说?

邱振中:繁荣很好理解吧?展览、宣传、活动,多不胜数。危机是什么?大家写得都不深刻。深刻的书写在哪里?跟古人不一样的、有意义的作品,有吗?写得还好有,但意义跟古人不同的、有创造性的、可以放到书法史内的,有几张?

林散之先生的笔法是古人没有的

收藏周刊:您对林散之先生评价比较高?

邱振中:最重要的是林散之先生的笔法是古人没有的。按理说,笔法是很难创造的,古人什么笔法都尝试过。但突然间林散之先生创造出了笔法新意,当然,他也是有来源的,受黄宾虹的影响、王雪涛的影响。但是他最后创造出一种古代没有的草书。

收藏周刊:但当代书法家作出“新”尝试的也不在少数,比如曾翔或者王冬龄,您怎么看?

邱振中:对于艺术,尝试得越多是越好的。尝试以后会有一些遭遇淘汰,淘汰过后会有一两件好的,那就是伟大的、重要的书法。当然,没有也是正常的,但如果不尝试的话,连可能性都没有。但你问到了具体的人的作品,那可能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当然,我会有我的评价,但真正的评价恐怕还要等一段时间吧。我们只能说上一世纪或者前一个世纪的大书法家。我们不能说最近几十年的,因为很有可能过眼云烟。

于右任写得会比康有为好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康有为的书法和书法影响?

邱振中: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从书法的角度,他的著作很重要,《广艺舟双楫》影响很大。至于他的书法,我认为他用笔比较简单了,但有他自己的特色。但要成为二十世纪伟大的书法家恐怕还不够,可能是二三流吧。

收藏周刊:很多人认为他把碑学推向了一个高峰?

邱振中:在碑学领域能不能找一个人(代表),到底是谁?总不能挑几个人吧。当然,我认为于右任不错,写得会比他(康有为)好。

收藏周刊:在康有为之前就推动碑学的似乎还有阮元、包世臣?

邱振中:他们写得字太不行了,包世臣写得太差了,连书法家都算不上。

收藏周刊:有人认为书法作品的水平不高跟书法家自身不能“自书诗文”有关,他们多写古人文字。

邱振中:今天书法家写古人诗词不稀奇。唐代开始就很多书家写别人的文本,此后就更多了。要求现代的人写现代诗歌,也可以。但从读者的角度,看那些书法家写那些蹩脚的自作的诗词,我宁可他们写古人的诗词,因为实在太差了,差到无法看。也有一些诗歌写得不错,但可惜字写不好。有一些当代著名书法家写的那些蹩脚的诗词,实在太让人难受,还办展览。

书法创作在写什么内容上

我真的是挖空心思

收藏周刊:那应该写什么内容?

邱振中:我几乎尝试了所有汉语的文本,在里面寻找书写的可能性,甚至词典我都翻过,看到哪一句话有意思的,我就写。我曾经在一段词典里的索引中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就当做书写的内容抄了下来,对于书法创作,写什么内容的问题上,我真的是挖空心思。去年我办的展览,就有我抄写哲学家德里达的哲学论文的作品,“百家姓”我也写过。如果分类的话,就包括古人的诗歌,我自己的旧诗、新诗,当代人的新诗,最难懂的当代诗歌、哲学文本都写过,接下来我还会寻找没写过的文本进行书写,四十年来,我几乎天天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写什么。

收藏周刊: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挖空心思”去书写各种各样的文本?

邱振中:我希望写一些别人没写过的文本。

收藏周刊:我注意到目前书法作品与文学性距离越来越远?

邱振中:举个例子?

收藏周刊:古代就有不少书法与文学兼备的大家,苏东坡算一位?但现在文学修养与书法兼备的书法家是否越来越少了?

邱振中:同时具备两种天分,比如画画和作诗的人其实也很多。有很多画家也一直写诗。像苏轼这样诗词一流、书法又一流的,恐怕就他一个。王羲之的诗词如何?我们也不知道。张旭的诗有两首,还可以,怀素的诗如何,我们还没见到。很多书法家的诗也很一般,王铎的诗就很一般,但他是一位伟大的书法家。林散之的诗还可以。所以要求一个人既是文学家又是书法家,这不现实,从古到今都不现实。

我算是读过500本书的人

收藏周刊:但是他们的文学修养是否都不错?

邱振中:你怎么知道我的文学修养不行呢?读书破万卷,我算是读过500本书的人。当然,读过500本书的人也太多了。有时候我们也要具体的想一想,古人未必什么都比我们厉害。我是写诗歌的,我是比较特殊的(书法家),写现代诗歌。当然,我也不敢说自己写得多好,但一直在写。

收藏周刊:像您这样,既有著作、又擅长书法的人确实不多。

邱振中:对啊,同时兼理论家的也很少。同时是一流理论家,又是一流书法家的,可以说一个都没有。苏轼也没有系统理论,孙过庭理论不错,但他书法不算一流的。

编 辑:张玉涛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