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人物画能扛大旗的都已经故去了

时间:2019-07-06 23:35  来源:新快报
■史国良 文成公主故乡土

 

■王子武 关中老人

 

史国良 著名画家,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著名画家史国良接受专访表示:

在史国良的工作室里,正挂着一幅他最近完成的巨作《文成公主故乡土》,这不但是史国良迄今创作的最大人物画作品,也是他酝酿数年、执笔数月的代表作。在工作室里,他接受收藏周刊记者独家专访时称,虽然目前自己的状态还良好,但他对目前人物画的“没落”不由得担忧起来。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简介

史国良

著名画家,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说徐悲鸿把国画带偏是谬论

收藏周刊:上次我们谈到一个话题,您觉得中国画人物画家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难控制笔墨造型?

史国良:对,可能年龄越高,越有可能会有这种情况。首先,我认为中国画人物题材要分三个板块来讨论。第一是纯传统的一类,比如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 第二是以写实的“徐蒋体系”为主的一类,比如说像蒋兆和、徐悲鸿、刘文西、杨之光、方增先、周思聪、卢沉、黄胄等前辈大家都属于这个体系;第三类,就是当代水墨,比如说现代派的诸如都市水墨等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画法。几个板块都有各自的标准,有技术上的标准,理论上的体系,包括审美的要求都不一样。

收藏周刊:我们先把范围限定在中国画的写实人物题材里,您觉得如何?

史国良:那就属于第二种。第二种目前大家对它误会比较多,认为徐悲鸿当年把素描引进中国,把中国画给毁了,带歪了,其实这是谬论。这是站在传统中国画的角度来看待徐悲鸿这个体系。徐悲鸿的水墨人物画,其实不能算是纯粹的中国画,它是以西方造型为主、传统为辅的体系。

收藏周刊:传统为辅?

史国良:对,传统技法为辅,包括书法笔墨都是辅助形体的。造型、骨架是主要的。如果用第一个板块的标准要求它,就偏了。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个板块而言,不但不能否定素描,而且要把素描、速写学通、学透,更难的标准就是既要学素描,又要学笔墨,然后还要把两样结合起来,才能把这个体系的中国画画好。

周思聪卢沉解决了徐蒋没有解决的问题

收藏周刊:目前在中国画里,“徐蒋体系”的现状如何?

史国良:有几种情况,有的造型好,笔墨不好;有的笔墨好,造型不好;有的是造型、笔墨都不好;有的画家造型、笔墨都好,但结合得不好,比如徐悲鸿,他也存在很多问题。还有一类就是笔墨好、造型好、结合得也很好,比如周思聪、卢沉,从技术上经过几代努力,他们逐渐完善了,解决了徐悲鸿、蒋兆和那一代没有解决的问题。但可惜的是,从他们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没有很好地往下传,又开始搞变形搞现代的东西。

现在有两个现象,一个是我们在美展上看到的大写意中国水墨画越来越少,几乎没有了;第二个现象就是即使有这样的画,却是太呆板、太模式化。

收藏周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

史国良:就是素描画得不好,不深入生活,然后拍照片,用照片来拼,用电脑来拼,这是一种弊端。

收藏周刊:不少人看来,写实人物画没有写意人物画的格调高?

史国良:这也是一种偏见,这是属于理论家们说的,没有什么格调的高低之分,因为每个画种有每个画种的格调。你说交响乐的格调高,还是古琴的格调高?我觉得这是误会。

徐悲鸿蒋兆和等老了后都没年轻时画得好

收藏周刊:既然写实人物画家会受年龄的限制,那他们是否到了一定时候就需要考虑转型?

史国良:我不认为要考虑转型。首先很多人并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如果到一定高度以后,思路就不是这样的。很多人才爬到(最高峰的)1/3的高度就老了,他们没有见到更高的东西,很多人到了一定年龄就改画花鸟、写书法。我觉得如果功夫好的话全面的话,他到很老的时候依然可以,但也要承认写实人物画的确有一个问题,到老了以后都没有年轻时画得好,包括大师级的人物画家,什么徐悲鸿、蒋兆和、黄胄、周思聪、卢沉、方增先、杨之光、刘文西等老了以后都没年轻时画得好。

收藏周刊:为什么这样?

史国良:因为精力不够了,体力不够了,不能再深入生活,像年轻人那样去跑跑生活画速写了。写实人物画就是需要硬功夫,手头功夫需要天天练。断开的时间越长,写实功夫退化得越开。就会眼高手低。

最佳状态是眼手心统一,这种状态往往是在年轻的时候,身体状态最好,最容易兴奋,画出来的画就最有生气。

纯粹的写实人物画现在很少

收藏周刊:您目前在这方面感觉如何?

史国良:我觉得我挺好的,身体状态还可以,但也不如原来了,没有以前那么好的精力,记性也不好了。但是我觉得积累东西多了,有些经验,甚至某种程度悟到了一些东西。这对创作也是有帮助的。笔墨造型首先在年轻的时候就要解决。然后大量的实践,要很长时间去把它融合,一边创作一边融合,创作达到一个最好的状态的时候,那么这时候画出来的东西就特别好。

收藏周刊:听您这样说,您是否对写实人物画的发展持悲观的看法?

史国良:我觉得不是很乐观,就像我们这样受过第一代老师的影响,比如像蒋兆和、叶浅予、黄胄这些老师教过的,现在基本都七老八十了。再往后,都是我们的同学在教,而学生都受了很多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纯粹的写实人物画现在很少。

收藏周刊:这对于中国画人物题材这个方向的发展会起到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史国良:那很不好。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画当代水墨?因为它简化了很多程序,把技术上的含量都减到最低了,比如说造型和笔墨的结合,这些东西都没有了。没有这些东西,你想能多自由?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自由是当代水墨画家的一个强项,但是如果跟前辈比起来,我还是不敢恭维。

人物画的广东画派,放在全国都是一流的

收藏周刊:广东的中国画人物画家您有关注吗?

史国良:我一直都有关注。林墉早期的作品如《战地新歌》《好得很》等题材都不错,反而我不认为他现在画得更好。没有新作品出现,现在已经不是他创作的最佳状态了!但他有很多感悟,修养会更好一些。40年以前的林墉,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也是我的偶像之一。

广东还有杨之光、伍启中、鸥洋、唐大禧、陈衍宁、陈政明都很好的。当年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形成了“人物画的广东画派”,放在全国都是一流的。

你看伍启中当年画的《心潮逐浪高》那是好极了。像唐大禧画的《人民的苹果》,还有招炽挺都画得非常好,都是我们年轻时绝对的偶像。

收藏周刊:陈振国呢?

史国良:他没有像林墉、伍启中他们在中国画坛上这么有影响,他作品比较少,而且他可能也不太参加一些活动,展览比较少。但传统功夫还是很好的。在人物画方面,广东是很重要的一个板块。此外陕西的王子武、刘文西、王有政、郭全忠都不错,上海浙江则有方增先、周昌谷、吴山明、刘国辉等一批人。北方则有像周思聪、卢沉、黄胄,包括我也都是属于北方的;东北有王盛烈、赵华胜,天津有何家英,都非常厉害的,这样的脉络就勾勒出当今中国画坛写实人物画的辉煌。

收藏周刊:很多人对王子武的评价很高?

史国良:王子武画得很好,他学蒋兆和。技术上非常好,但缺少大创作,缺少那种完整的作品,他需要完成一件有代表的创作。但他的写生是一流的。他曾有一张《曹雪芹》,我觉得也能算是他的代表作。

水墨写实人物画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收藏周刊:您觉得当代人物画谁能来扛大旗?

史国良:可以说没有了,能扛大旗的都已经故去了。

收藏周刊:不少人认为何家英在工笔画的题材方面或者在表达的形式方面有了往前推的贡献?

史国良:当然了,何家英的贡献也是很大的。他把写实的工笔推向了一个高峰,他把几代人的优势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我觉得怎么形容他工笔的高度都不为过。

收藏周刊:水墨写实人物画真的无法发展了?

史国良:我认为不太可能发展,就说以后的工笔想达到何家英这种程度,我觉得都几乎不太可能。我之后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收藏周刊:是否会有新的发展方式?

史国良:就是以当代的都市水墨为主,会有更自由、尺度更大的创作。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