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我没有计划变法,我只是追求一种完美

时间:2019-07-06 23:35  来源:新快报
■黄宾虹作品

 

■卢沉书法

 

■王镛书法

 

“停留在写生阶段是不可以的,必须进入创作!”史国良透露:

有关书法的讨论持续引起名家的关注,史国良在接受收藏周刊独家专访时专门谈了书法与中国画的关系,还分享了老一代大家对书法的重视,但他却又直言不讳:“写实人物画体系的画家书法都不是特别好”。而谈到艺术家晚年变法的话题,他更表示:“当代人物画变法的,一个成功的都没有。”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朱乃正的书法好,周思聪算练过字

收藏周刊:书法方面有关注吗?

史国良:书法方面,现在我比较欣赏的是王镛,我认为目前书坛写得最好、最全面的是王镛。

我认为他比较全面,他爱好写字,特别有味道。因为他是画家,有追求,所以字写得很美,也很有个性。书法家写字跟书法艺术家写字是两回事。有些书法家,并不是艺术家,因为他不懂得美。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首先对基本功的要求都是一样的,都要达到相当的火候。

收藏周刊:老一代的艺术家谁写得比较好?

史国良:朱乃正的书法好,再往前就是启功的、李可染的,再往前就齐白石、吴昌硕的,我都觉得都很好,我都很欣赏他们的书法。

收藏周刊:周思聪的书法如何?

史国良:周老师书法不好,不算是最好的,只是练过字。感觉写实人物画体系的画家书法都不是特别好。可能他们主要都倾向于素描那一块。如果非要在里面找一个,我认为方增先比较好,王子武的书法也不错。

收藏周刊:徐悲鸿的也不错吧?

史国良:徐悲鸿就不用说了,他样样都好。

收藏周刊:您跟这些大家有交往过吗?他们有没有跟您谈过书法的问题?

史国良:都有交往。他们都认为书法很重要,画中国画,如果书法不好的话,就是要减分的。书法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画强调线条,讲究用笔。下笔好与不好都跟书法有关系。包括泼墨,泼墨就是放大的笔触,笔触就是书法。我特别赞同,作为一个中国画家要练字。

收藏周刊:广东有没有哪位画家的书法,您觉得写得不错的?

史国良:没有。尤其画人物的,画家的书法都不好。

收藏周刊:“二高”的书法呢?

史国良:“二高”当然很好了。那一代画家都没问题,书法都不错。因为那一代生存的年代就是毛笔的年代,那时候一个账房先生,一个小学老师的字都很好,今天拿出来都是书法家。

邱振中强调书写性没有问题

收藏周刊:您跟邱振中老师也相熟,他的书法如何?

史国良:都不错,他追求的书写性是在他达到一个境界的时候,自己的探索。像走钢丝一样,脚上的功夫非常好了,功底非常扎实的,就可以有自己的追求,好的书法家都是这样的。但是书法家大部分脚底功夫都不是很好,如果没有达到那个状态而追求高度的话,我觉得可能会掉下来摔死。

收藏周刊:但是不少人认为他那种属于当代艺术的范畴,不应该放在书法领域讨论。

史国良:的确有很多书法家受当代艺术的影响,追求写意性、书写性,甚至还有些人用身体来写字。我觉得这就太偏激了。书法首先要求的是基本功。

像邱振中老师这样强调书写性,我觉得没问题,但是如果在教学过程也这么去做,就不合适了。容易引起学生的理解发生偏差。所以,作为艺术家本人,追求什么都可以,像周思聪老师后来变形,卢沉搞变形,一个艺术家达到这种高度的时候,想做各种尝试都是可以的,但作为老师则要以基础为主。否则,很容易把学生给带沟里去。

所以我把卢沉分成前卢沉和后卢沉。我写文章都这么写。我们就是前卢沉训练出来的,以前的造型,以前的笔墨,以前的笔墨跟造型结合。后卢沉变形,追求莫迪里阿尼、毕加索、梵高、马蒂斯等。今天看来,他后来的这些探索并不是很成功的。

卢沉晚年失误在于放弃写实去搞当代

收藏周刊:卢沉老师的书法应该很好吧?

史国良:很好的,他练章草的。

收藏周刊:其实他的传统笔墨功底还是很深厚的,他后来探索得不成功的原因在哪里呢?

史国良:我觉得失误在于他自己放弃写实去搞当代。

收藏周刊:晚年成功变法的例子并不多吗?

史国良:当代人物画变法的,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包括方增先老师、周思聪老师,石齐……这些变法都失败了。

要通过创作体现技法的好坏高低,体现一个人的综合素质

收藏周刊:您有没有考虑过变法?

史国良:我不会变法的,没有计划。我只是追求一种完美。我觉得只停留在写生阶段是不可以的,必须要进入创作,把写生融入到创作里面去。通过创作体现出技法的好坏高低,体现一个人的综合素养,体现出格调,体现出思想,体现个人风格。而不是空谈理论。

收藏周刊:您会关注山水、花鸟领域吗?

史国良:都有关注。人物画大不如前,其实山水、花鸟也一样。其中,山水画我觉得也分两类,一类是像黄宾虹那样的,再往前都是传统样式的山水;还有一类就是以李可染为代表的,也是在传统笔墨上结合西方艺术的山水。

收藏周刊:吴冠中那种属于哪一类?

史国良:吴冠中的画不叫山水,叫风景画。是新的路子,他属于第三类的。用中国的工具来画西方的一些审美一些形式。

黄宾虹没有突破传统,没有比传统画得更好

收藏周刊:李可染跟黄宾虹比的话,孰高孰低?

史国良:当然李可染好。李可染比黄宾虹要走得更好,因为黄宾虹没有突破传统,没有比传统画得更好。只是说他在技术上、理论上可能达到一个高度,但是他并没有创新。

如果从创新的角度,把中国画往前推一步来说的话,黄宾虹不是最高的,甚至黄宾虹是不成功的。只不过现在把黄宾虹都说神了。他是走进了传统,但没出来。

陆俨少曾经说得很好,说你们在学黄宾虹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黄宾虹那里有好东西,有不好的东西。所以要有选择,实际上就是一种悟性。对于传统,要学有需要的,有价值的,要分类。我觉得花鸟、山水都没有比以前更好,山水好一点就出了个李可染。

收藏周刊:但是花鸟画里面,何水法貌似自我感觉良好。

史国良:何水法是我的好朋友,性格特别好,画东西很大气,什么都很大,也很自大。自大跟自卑结合在一起的,批评狠的时候就自卑了,稍微表扬一样,就自大起来了,何水法是个很可爱的人,我觉得他的性格里面还有文人画的一些影子,是还有点古人的那种味道。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