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雍正官窑“青金蓝釉”为康熙洒蓝之延续?

时间:2019-07-28 08:10  来源:新快报
■清 雍正 青金蓝釉蒜头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

 

■明 石湾窑仿钧釉 树叶洗 北京故宫博物院

 

■清 雍正 青金蓝釉折沿盆 北京故宫博物院

 

■清 乾隆 宜兴窑炉钧釉茶壶 北京故宫博物院

 

■清 雍正 孔雀蓝釉瓜棱罐 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或为误传,其可能与佛山石湾窑的广钧器有关

雍正官窑瓷器中,有青金蓝釉一种,其釉色青白相间,灿而淳穆,颇有动势,民国时期,有称之为“鬼脸青”的,可见其变幻莫测,令人沉醉……一直以来,因其吹洒缤纷的效果,而被认为是康熙洒蓝釉在雍正官窑中的延续或者变种。其实真是如此吗?

雍正青金蓝与前朝所制洒蓝效果多有不同

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所称:

“青金蓝——是受康熙洒蓝釉的影响而创新的品种,刻意模仿青金石(催生石)颜色。制作时,在微显青白的釉面上加吹深浅不一的宝石蓝釉,形成青、蓝、白错落有致的斑点,并杂有黄褐金星,色彩颇为娇艳醒目……此种青金蓝釉,与明代宣德和清代康熙时的区别,在于釉泽光亮的不同,雍正时釉青褐色较深浓……官窑器形有限,仅见蒜头瓶、菊瓣纹瓶、石榴尊、钵缸、花盆、洗等……”

又见将青金蓝等视为洒蓝的,如吕成龙先生《中国古代颜色釉瓷器》一书:“雍正时的洒蓝釉,多着意模仿天然青金石的色泽,釉面有较浓重的青褐色,也有称之为‘鬼脸青’的。官窑器造型有蒜头瓶、菊瓣纹瓶、石榴尊、钵缸、花盆、洗等。”

无论哪种说法,考其脉络,俱认为雍正之青金蓝,为康熙洒蓝之延续,而康熙洒蓝则应为模仿明代宣德时期的洒蓝,并被视为清代文献中所记载的“吹青”釉。是以青金蓝之所以又被称之为“雪花蓝”,除却其釉色效果的原因外,亦与宣德时期洒蓝的别名“雪花蓝”有关。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雍正青金蓝与前朝所制洒蓝,其效果多有不同:康熙洒蓝釉,大多追求通体均匀的效果,其蓝点细密且几无流动;而雍朝青金蓝,不但是多见有青点聚集半身,且青点明显较大,个别器物的局部区域明显可以看见青料流淌的效果。故而这其中是否存在着其被误读的可能性?

“青金蓝釉”当为唐英所称之“青点釉”

检视雍正时期关于景德镇陶瓷的官方文献,在成于雍正十三年,唐英所作的《陶成纪事碑记》中发现了这样的一条记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向:“一青点釉,仿内发广窑旧器色泽。”广窑者,今所见主要是广东佛山石湾窑,仿古釉为主,多见仿钧器,彼时人呼其为广钧器。唐英明确地表示青点釉为仿清宫发来之广窑旧器样貌,他眼中的广窑是何模样呢?可以参见碑记中之前文,有“炉钧釉”一条:“一炉钧釉色,在广东窑与宜兴挂釉之间,而花纹流淌过之。”

在唐英的眼中,炉钧釉的颜色在广东窑与宜兴挂釉器之间,但是釉质花纹的变化流淌要超过此二者。反推其广窑模样,彼时唐英所见之广窑,应是颜色类钧,或深或浅,而花纹流淌较少。参考清宫旧藏中之广钧器,样貌多与此述相近。

反观我们旧所谓之雍正“青金蓝釉”,其青料效果多成较大点状,偶见流淌,青白两色相间,对比明显,颜色分布相对不均,如北京故宫旧藏多例,若蒜头瓶、石榴尊、敛口缸、折沿花盆等,效果确与前朝之“洒蓝”有些区别。

但要将之对比清宫旧藏之广钧器,并参考唐英文献,会发现其中的联系实属密切。据此可知,今所谓之“青金蓝釉”,当为唐英所称之“青点釉”。其所出本源,意在广窑钧釉,当归属于仿钧釉之变种,实非刻意模仿青金石的颜色,应与宣德“雪花蓝”无关,亦无关于康熙“洒蓝”。

那么,康朝洒蓝在雍正时期是否继续有生产呢?检阅北京故宫所藏,有雍正十二色菊瓣盘一组,其中便有一色洒蓝者,其青料所吹效果,点状小且细密,青色均匀平铺,几乎不见白地。又见有洒蓝地花卉纹碗、盘两式,多堆白描摹,偶可见花卉施以黄彩者。其洒蓝地子几近蓝釉,惟细审下可见细密青点于上。这些是雍正洒蓝相对较常见的品种。

若将法国传教士殷弘绪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1月25日),在景德镇所写书信中之“吹青釉”与康熙洒蓝釉结合来看,洒蓝釉似乎正是清代文献中所说的“吹青釉”。这一名称首次正式出现于官方文献,亦是在唐英的《陶成纪事碑记》一文,与“吹红釉”并列两条。

倘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则前述雍正洒蓝数品,如菊瓣盘、花卉盘、碗等,或可能是唐英文中的“吹青釉”。而“青金石釉”应为“青点釉”,不应以“吹青”称之。

雍正孔雀蓝釉瓜棱罐效果与寻常孔雀蓝不同

现在,让我们将视角再一次回放到康雍时期的洒蓝釉上。以往我们认为,康熙洒蓝是延续明代御厂制器。可实际上,自宣德以来,历正统、成化、弘治、嘉靖等数朝的洒蓝品种,其质量虽然由精到粗,吹法也各有不同,但一直以来都是孔雀绿及钴蓝此两种中低温彩在素胎或白釉上装饰,是一种从珐华器中衍生出的品种。而康雍洒蓝则是以青料吹洒在胎表,复上透明釉,为高温釉。

今所称孔雀蓝釉,在清宫官方文献中,旧称其为“翡翠釉”,是延烧明代御厂的产品,见唐英《陶成纪事碑记》:“一翡翠釉,仿内发素翠、青点、金点三种。”

此类产品,唐英明确表示,其釉色模仿内廷下发之器,并分为“素翠、青点、金点”三种。考量词意,并参较前述“青点釉”,此处的翡翠釉之青点,或可直接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再看宣德时期洒蓝釉的青点效果,结合清代文献,不得不对此二者之间的联系作进一步的思考,乃知彼时人对釉色品种划分之细致。

此外查阅清宫旧藏,有雍正孔雀蓝釉瓜棱罐一例,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罐的效果与寻常孔雀蓝不同,其釉色自然流淌,青白相间,孔雀蓝釉似乎是被吹洒上去,再于窑火中流淌而成。这在清代孔雀蓝釉瓷器中并不多见。其青白相间的效果,不由得叫人联想,此或正是唐英所说之“翡翠釉”中的“青点”品种。

(本版文图根据《收藏杂志》,根据泓社丛谈专栏《试谈雍正官窑中“青金蓝釉”的历史讹误及衍生问题》一文编辑整理)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