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起那么多争议?

时间:2019-08-04 00:39  来源:新快报
■吴冠中 春风又绿江南岸 2007年 中国美术馆藏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吴冠中是一位有争议的画家。我想一个人在艺术史上有争议,对他有不同的评价,是正常的现象。

吴冠中文人画的成就主要在山水和花鸟画上,在笔墨自觉上走在西方前面,也很有思想,但不会画人,明清画家中杰出的人物画家很少,不注重形。当然艺术更重“神韵”,但形也不能没有,就是抽象也有形。古代画论就强调“以形写神”。但是19世纪中期以后到20世纪初期,文人画流行摹古、复古风气,于是徐悲鸿大力提倡绘画的写实造型、把西方的素描引进中国,这是有功劳的。同时,这也顺应了时代潮流——时代潮流要求中国的艺术面向生活,面向写实,比如抗日战争、反帝反封建斗争,追求中国的独立和自由,必须要有写实的艺术对群众进行宣传、鼓动和教育。徐悲鸿在中国推广写实主义有历史的必然性,有功有过,功大于过。吴冠中先生对徐悲鸿写实主义的批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指出它缺少神韵、缺乏现代感。他的批评,引起一些人的反批评也是很自然的。

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的说法和文章标题,引起不少人的批评。吴冠中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香港和万青力就笔墨问题发生争论。后来吴冠中就写了《笔墨等于零》的文章,在《明报》上发表,万青力发表了《没有笔墨等于零》反驳吴冠中的观点。我认为,《笔墨等于零》的文章,通篇看上去,大体意思是不错的,说脱离了为画面服务的笔墨等于零。但是仅用这几个字做标题是片面的,对此我曾经和他探讨过。吴冠中说:“我不这么写怎么能刺激人呢!”于是引起画界哗然。

后来有一个展览活动:中国油画风景画和中国水墨画山水画对比展,有研讨会,还为此出版了文集。编文集的时候,张仃先生送了一篇文章,批判“笔墨等于零”,认为笔墨是中国画的底线,由此开始在内地引起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引起学界激烈争论。但是我看在批判这种观点的人群中,80%的人没有看过吴冠中的原文,就是听说了这个标题。中国画中笔墨非常重要,它既是工具,又体现思想、感情、趣味和格调。

张仃先生认为笔墨是中国画的底线,也是可以商榷的,当然他的意思是强调笔墨的重要性。原来吴冠中和张仃都是很好的朋友,他们都很推崇鲁迅,但这篇文章引起了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吴冠中先生的画不是靠笔墨取胜的,是靠整体的艺术修养,靠形式规律,靠神韵表达主观感受。把东西艺术结合起来为我所用是他的长处。吴冠中在笔墨上没有下很多工夫,这也不应该否认的。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他不愿意,没有那个认识和兴趣,他认为古人已经达到了难以企及的水平,今人要另有新的开拓和创造。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不同的学术见解;二、又回到我们前面说过的道理,做人难求全,做艺也是如此。全了,就没有个性,没有特点。

吴冠中先生学习鲁迅,学到了他很多长处,也受鲁迅对事物的一些过激的影响。比如他曾说“300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这个说法引起了画界的轩然大波。他的意思是说鲁迅是一位思想家,没有了鲁迅,中国20世纪的思想就缺少了某种支撑力量,这个意思很好。其实鲁迅不能少,齐白石也不能少——20世纪没有齐白石,中国画坛将显得很单调,中国现代文化也缺了一些什么。

综观吴冠中先生的一生,他是一位有真性情、不说假话的人,是有思想、有创新精神的大艺术家。他在理论和实践上对当代中国艺术有重大贡献。他的艺术在文化界和广大群众心目中引起广泛的共鸣,他为中国艺术在世界上争得了荣誉,他作为革新家的形象会永远记载在中国艺术史册上。(原文有删节)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