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时间:2019-08-04 00:39  来源:新快报
■东道汝窑传世系列莲花式温碗

 

■汝窑天青釉弦纹樽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汝窑 青瓷无纹水仙盘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徐结根作品:东道主人顺耳壶(汝官窑)

 

■汝窑盘磨口+Stephen+Junkunc+三世旧藏

 

传统北宋汝窑,那是皇家御用,而当代汝窑,它可以成为你手中把玩的一个杯子。虽然,史上记载的汝窑,似乎只有一只带盏托的茶碗,其余皆陈设器,但我们今天需要的是茶器。

需要一抹天青色盘旋于指间,也需要它盛满香茗使其滑落唇间。

这是当代汝窑瓷给予我们的馈赠。

这个努力的过程,这个馈赠的抵达,熬过了千余年。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一个突然走进生活的茶杯

与广州市作协副主席沈平的对谈实在是妙趣横生。比如一个杯子,其实她会从“马帮进京”谈起。

时光咻咻回到2005年,那一年,一支由120匹马、43名赶马人、20多名管理和后勤人员组成的普洱茶马队伍,从云南出发,历经5个多月,行程8000多公里,穿过云南、四川、陕西、山西、河北等地,于当年10月10日进入北京地界。马帮进京,成了当年的热门话题。

然后普洱的狂潮席卷起来,今天茶人们还记忆犹新。

疯狂的普洱茶,如一切定律一样,必然经受迂回的魔咒,所以茶市热潮在2007年一度冷却。然而囤积了大量茶叶的人们,怎会轻易放弃。在不甘中,他们带着几分反醒几分理性,走出低迷,暴发了反弹的张力。

所以,沈平说,自2008年之后,普洱茶市场,从消费的角度,从收藏的角度,都借此“考验”而走上了理性的回归。也正是因为世纪初这几年的喧嚣,一拉一扯几个来回,加上经济的逐年上扬,人们开始从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中,偶然抽离出审美的目光,渐渐开始了喝茶、品茶。

茶喝多了,对每日里温柔抚触的杯子,怎能不心生念想?

从对茶的渴求,到对茶杯的诉求,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心思,谁也无法阻挡。

横空出世的晓芳窑

茶叶市场方兴未艾,“当茶叶出来的时候,茶具就会应运而生”。沈平说,从前,大伙儿喝茶随缘,茶杯也随意。比如茶叶,也是每个产区喝自己的茶,江南人喝绿茶,云南人就喝普洱茶,至于福建人则是喝乌龙茶无疑。杯子,常常是普通的茶杯,普通工艺的印花、贴花瓷,一般的小青花、粉彩足矣。对于釉水、瓷胎、造型几乎不讲究。

所以那时候杯子就是一个配器,并没有晋级到可赏玩、收藏的阶段。

然后经过了普洱疯狂的洗礼,经过了钱包的日渐丰盈,还有一个晓芳窑的诱惑,精美的茶杯,迎来了蓄势待发的春天。

晓芳窑, 属台湾名窑,以仿古瓷闻名,其品质在台湾至今还无人能出其右。晓芳窑的主人蔡晓芳先生,从事仿古瓷器的烧制超过30年,已有一万多个品种,举凡中国历代各种名窑瓷器,晓芳窑都仿制过。

尤其是它所仿制的汝窑瓷,石破天惊,“横空出世”,沈平这样形容。

众所周知,北宋之汝窑,在当朝已经很珍贵,以摆设和把玩器为主,几无“茶杯”造型。而晓芳窑不仅仿制了汝窑工艺,而且“创造”出小茶杯这种器型。

当时人们就被惊艳了。

当代汝窑需有当代语境

但是,惊艳归惊艳,晓芳窑出品太稀少了。似乎和你我没什么关联。

“晓芳窑是纯手工概念,你知道吗,它关键是没有量。”沈平说。

不过,这个顶尖,带动了当时一批品牌的兴起和研发。“而且,像‘东道汝窑’,开始意识到高仿品质加产业化的重要性”,做大了量,奠定了宽厚的基础,那么形成一个消费的金字塔,就可以让更多喜欢汝窑瓷、喜欢顶尖经典瓷器的消费者,能够较为轻松地进场。

而且,这些当代汝窑的研发和生产者,已经基本“破译”了汝窑失传千年的神奇的“密码”,使器具无论从胎、到釉、到色,乃至那些最神秘的时间感,都已经实现了当代和远古的无缝对接、粘连。“它基本在硬件上都达到了,比如天青色、开片、香灰胎,种种国家级专利可见一斑。”

天青色,高高在上;水仙盘,似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然而,我们生活在当代,一粥一饭、一茶一思之中,需要的是最贴近的陪伴。

“当代汝窑需有当代语境。”

传统汝窑,那是皇家御用,而当代汝窑,它可以成为你手中把玩的一个杯子。虽然,史上记载的汝窑,似乎并没有用作茶器,但我们今天需要。

需要一抹天青色盘旋于指间,也需要它盛满了香茗,让它流入你的唇间。

甚至,它让你更为淡然,即使不小心失手碎裂,也不会有锥心之痛。

这是当代汝窑瓷给予我们心境的馈赠。

这个努力的过程,这个馈赠的抵达,熬过了千年。

北宋汝窑不见茶器遗存 它终于弥补了这个缺憾

东道之美——

作为一位对美学、茶道和瓷器都深有兴趣的“生活热爱者”,广州市作协副主席沈平,向记者分享了她的点滴感悟:

“美学”二字,长得很冷艳,因为它脱胎于哲学,古老而高冷的哲学,往往令人敬而远之。但当巴黎式的生活美学在西风东渐中,慢慢影响国人的时候,人们才有点恍然,原来美学,是可以融入生活点滴。

十年前,东道汝窑创始人徐结根先生,研发并推出东道汝窑。

当代汝窑成功地选择了三个支点,撑起了一片以器兴茶的美学生活的天空。

一个支点是从源于中国瓷器的巅峰之作——北宋汝窑为出发点,它代表了东方美学的最高圭臬,它挑战了千百年来汝窑薪火的复燃工艺。

一个支点是茶器,一方面,它弥补了北宋汝窑罕见茶器遗存的缺憾,另一方面,也是针对国人对国茶的厚爱,使茶人的茶事生活美学有了一个精致的标配。

另一个支点是艺术家、尤其是欧美设计元素的融入,从一只杯子、一把壶中,渗透出茶器内在的美感与温度。这种汝窑茶器更具有“艺术当属时代”的精神,它的简约、时尚,吸引着当下。

一壶一杯,都包含着千古锤炼的生活美学,并绽放出当代审美坐标的指向,加之于这种汝窑瓷所独特的材质,你,再邀请时间的参与,渐渐地,在围炉夜话的茶叙间,你只管静静品尝茶香与人生的况味。

而你携带的这汝窑茶器却在说话,它会告诉你的茶友们,对精致而讲究的器物的坚持守候,才是浸润入骨的对生活本质的认同,是一种对精神生活及审美情趣的态度。而这,正如同著名的生活美学家蒋勋先生所说的:“美,才是竞争力!”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