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中国田园山水画院理事冼汉强:紧扣水乡母题,既能直面现实又能诗意表现

时间:2019-09-01 00:59  来源:新快报
■冼汉强 南亨园遗韵

 

■张健仪 闻说连溪春又绿

 

■李芷琪 芭蕉红了

 

■伍海成 勒流裕涌凤凰花

 

顺德田园国画院目前已涵盖老中青画家十五位,包括蔡长平、何海鹰、何婉薇、司徒桦、吴镜源、伍海成、冼汉强、叶继豪、叶其嘉、张健仪、周本波、周志航、林亚谨、黄利娟、李芷琪。五年期间,顺德田园国画院共举办和参与海内外展览近三十次。除了叶其嘉出版了新水乡画理论文集《掬水留香》,并受聘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导师外,画院不少画家也出类拔萃,其中,伍海成、黄利娟更成功举办个展,林亚谨的作品《龙母诞》则获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青年艺术人才资助项目立项。画家们对艺术均有着自己深刻的见解,其中有些还得到名家的首肯。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中国田园山水画院理事冼汉强:紧扣水乡母题,既能直面现实又能诗意表现

传统笔墨是用来学习的,不是以模仿为目的,因其时代的不同,人们生活的景物和思想情怀都不一样,现实的生活景象才可以打动人,无论是山水花鸟、乡村、市井、城市,人们在追求一种更舒适更美好的生活。绘画要画自己最喜欢最熟悉的,这样才是最动情的,要作品打动别人,先要打动自己。

好友继豪兄常说绘画本是耕耘自己心中保留的那一份自留地,画自己喜欢的、玩自己喜欢的就够了。

近年来,我创作了《甘霖》《春晓》等大画,在各类展览上,得到了参观者的高度评价。他们评价,《甘霖》与《春晓》既写实又有季节时令的意象,犹如置身于常见的水乡风光中;《春晓》中的初春发芽并透出青绿的大榕树、涌边的石板路以及行人,都是现实乡村中存在的景象。我尝试紧扣水乡这个母题,既直面现实又能诗意地表现。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以田园水乡为母题,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景物在变化,“笔墨当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这正好和叶其嘉院长所提倡新水乡画的说法相吻合。我们将秉持这一理念,用新的艺术视觉,运用传统的笔墨去表现新的景物,创作出既有诗情画意又有现代人文气象的作品。

顺德美协常务理事张健仪:把鸟的形感当成是雕塑来塑造

现在很喜欢看一些鸟类的纪录片,会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和动态特征;会关注更多关于鸟类的公众号;会突然间在小区见到鸟的身影,而不自觉去寻找它的踪迹,也会仔细去听听它们发出来的声音;会在饭桌上吃到一只鸡爪而进行解剖了解结构,这些举动都很自然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这应该是学习了画鸟的一些改变吧。当兴趣已经融进生活的时候,应该是最好的学习状态,当然这个科目也是深不见底的,要挖出一点“水”,估计也要很长时间。

下面的理解零碎,或往后再作整理:

鸟的体型是鹅卵型的,然后长出头、尾、嘴等形状。但鹅卵的大框架是不能变的。

画鸟要先画口裂线,然后画出上颚,两线间点出鼻子,鼻子后面圈出眼睛,眼睛的形状要根据透视而定。画出下颚后连头带喉,画出鸟的头部包括脸颊。曾有老师说,鸟是有头有脸的,画出鸟的表情已经成功了一半,而鸟喙的形状要根据其不同的生活特点来画,例如斑鸠的嘴跟八哥的嘴就不一样,所以一定要细心观察,要通过一些局部高清的照片去了解清楚。

鸟嘴张开的幅度较大,但夹角的地方不能是简单一个V字代替,而要有个“顿”的地方。在大形出来以后,就要把羽毛分几大块,羽毛的编织要有秩序感,在符合其生长规律的同时要适当调整,切忌见什么画什么,还需注意观察大小、疏密、聚散的对比,要画出包裹的感觉。画颈部腹部可以相对放松,画面有松有紧,注意节奏感;尾部要注意尾上覆羽和尾下覆羽的组合。

脚是画鸟最难的部分,要先了解脚的结构,山禽的脚跟水禽的脚,因为生活习惯不同,会有很大差异,两脚之间都要注意前后与高低的对比,要注意重心;脚趾要有肉包骨的质感;指甲的方向是抛物线的方向。

画体型小的鸟最好是等大,大型的鸟则等比例略小。把鸟的形感当成是雕塑来塑造,把多余的细节去掉,找出最优美的线条,但不能全靠照片,而要遵循美的规律,找出最好看的。

顺德田园国画院理论研究员李芷琪:画画是与自然对话的绝妙途径

画画是与自然对话的绝妙途径,画画也是与自我对话的方式。2018年我跟随郭子良老师到云南西双版纳写生,回到顺德以后,那些平常生活中的花花草草竟都变得别有一番韵味。寻常人看见美景只会看见一个美的大概,然后在心中留下瞬间的喜悦,但画画的人看见美景会看到更多美的细节,舒展的枝、翻转的叶,这些细节被及时收入画画之人的素材库,以便日后在创造美的画面时随时取出。平常人为一处美景而欢喜,绘画之人为十处细节而兴奋,所以绘画之人是被大自然宠爱的,他们从自然中获得的喜悦比常人多很多。

很多人说画画是个人的,不单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绘画风格,更是指在画画的过程中人在不断地发现自己、了解自己。对于同一个绘画对象,每个人表现出来的都不一样,是十分个性化的表达。画面的造型往往体现画家的思维模式,是繁琐细致,还是统括概念;对色彩的运用也能反映作者对世界的心理认识,画面清丽工整、精细雅致的作者往往对世间事物满怀谦敬的爱意;画面浓墨重彩、颜色主观的作者往往充满探索精神,容易被新鲜事物吸引。所以创作时对画面的每一次思考都是对自身灵魂的拷问。我是怎么样的?我认为应该怎么样?通过画面向世人传达自己的想法。

大学四年我有幸跟随何婉薇老师学习传统工笔绘画。宋代工笔画布局周密考究,设色端庄典雅,造型严谨,无不表现了宋人对生活的热情和对理想的追求,这些传统的技法成为我工笔画创作的底,加深了我对绘画的思考。工笔画发展到今天亦产生了许多新的思路和技法,走进现代美术馆,我们往往会看到很多新的工笔画的表现形式,许多都依循着传统工笔的精神,赋予现代的表现形式。于是我更加意识到创作其实是法无定法,要勇于创新,将传统绘画中的积极意义与现代精神相结合,才能创作出更能体现新时代价值观和个人风格的画作。懂得绘画就像人生中获得了额外的藏宝图,一路走,一路收获。

名家点评

方楚雄谈何婉薇:

何婉薇的工笔花鸟画,端庄文雅,以撞水法与勾染法相结合,其画面富于对比,尤显生动,变化而能统一,构图饱满,意境清新。她在继承宋代院体画优秀传统的同时,也糅进自己的审美追求和对生命的感悟,从而使画面呈现出一股清新典雅的现代气息。

郭子良谈伍海成:

伍海成老师在写生过程中比较喜欢角度及构图上的端庄平和,不刻意求奇求险。自然中的群山列阵、奇石幽林、田舍溪谷皆是他爱画的景物,较为真实的形态与构图、各种景物的有机组合,使得其写生作品有一种“可居可游”的真实境界。随着岁月的增长和写生游历的累积,海成老师的山水画越来越恪守中国画的本质——“以线造型,骨法用笔”。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