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数码 >

“短视频100条”新规发布 终结游戏直播野蛮生长时代

时间:2019-02-20 09:07  来源:新快报

■VCG/图

上周,腾讯游戏官微、微信公号悄然发布了《腾讯游戏关于直播行为规范化的公告》的声明,声明中除却敏感话题的令行禁止,“厂商/开发者著作权”保护的描述,从某种意义上,将终结多年游戏直播无授权、无约束的野蛮生长时代。

而这无疑是在呼应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100条,“短视频100条”虽并不具备法律层面的强制效力,但往往被视作国内政策走向的方向标。

■新快报记者 陈学东

腾讯、网易打响游戏直播版权保卫战

直播版权在中国一直就是一个较为冷门的议题。不同于主机文化盛行的海外市场,中国游戏行业起步时间较晚,且国内游戏厂商多以“free to play,pay to win”式的盈利模式为主,体验游戏和展示画面在本质上不构成侵权行为,开放的市场环境让厂商鲜少与直播平台产生利益冲突,甚至还可借力直播行为达到免费的推广行为,收获新生红利。

如果从腾讯的此次公告来看,其亦是积极响应政策要求,从厂商侧加强内容供给管理的必要举措。而对MCN或主播个体而言,腾讯官方如能正式予以授权,则将为机构和主播提供了法律保障,悬停在头上近一年多之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地。这一号召得到了斗鱼、企鹅电竞等主流平台的响应。

针对游戏直播平台的第一个知识产权禁令于上月发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明确“西瓜视频”APP立即停止直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这一禁令对游戏直播行业具有示范意义,案件虽然只涉及了《王者荣耀》这一款游戏,但从法院对游戏直播行为的定性来看,其明确了直播平台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不能进行游戏直播业务。”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表示。

关于网络游戏直播,此前已有相关判例。2018年4月,“梦幻西游”网络直播侵权案二审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在此前的一审中,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停止通过网络传播《梦幻西游》或《梦幻西游2》的游戏画面,赔偿原告网易公司经济损失2000万元。网易公司上诉主张称一审判赔数额过低,其诉请的1亿元赔偿应予全额支持。这是一个爆炸性的判决,是国内第一个游戏公司因直播游戏起诉直播的判决。这对于游戏、直播、电竞行业的利益产生重大影响,其初次厘清了游戏厂商及直播行业的权责关系。

本质上属于版权行业,不能“空手套白狼”

直播行业本质上属于版权行业,依附于游戏、音乐等内容版权,游戏内容与游戏直播内容存在天然的版权关联,主播群体基于版权创造衍生内容,且这种创造属于商业化开发行为,是以获取商业利益为目标的,并不是一般玩家休闲娱乐。

前有2015年任天堂封禁YouTube关于任天堂游戏视频,继之英雄联盟阻止Twitch平台直播职业选手Faker的游戏实况,再至网易胜出对YY直播侵犯其游戏版权的诉讼,再至今日全球第一大游戏巨头腾讯授权MCN及主播,以腾讯网易为代表的游戏厂商或将由此终结游戏直播“空手套白狼”的时代。

随着两大巨头对侵犯其游戏知识版权行为的宣战,游戏厂商、平台、MCN机构、主播势必磋商利益平衡点。2018年游戏直播市场74.4亿元,同比增长了107.2%,用户规模已达到3亿人,同比增长38.5%。而利用游戏画面制作短视频/图文等商业化的市场或许更大,受众几乎遍布各个平台。

法学界权威观点普遍认为,直播行业本质上属于版权行业,依附于游戏、音乐等内容版权,版权这把剑时刻威胁着直播行业。在这之前,因为各种原因(如直播会推动游戏推广),没有游戏公司主动起诉直播平台侵权,由此形成“肆意利用游戏画面进行商业化开发”的局面,利益相关方赚得盆满钵满,而作为内容提供者的厂商则承受着不必要的监管压力和舆论监督风险。

故此,如今随着网易向违规宣战,腾讯予以MCN和主播授权,意味着继电影\音乐等内容行业规范内容授权之后,中国对内容知识版权保护的升级。从数字上看,2017年腾讯全年游戏营收超千亿元,网易全年游戏营收超360亿元,不到100亿元的全市场游戏直播收入占其比重并不高,其更注重的是自身游戏版权的保护。

多方并非零和博弈 实则共生关系

直播和短视频行业近年仍处于野蛮生长的初期阶段,因全球网络游戏产业的迅猛发展以及网络游戏周边衍生效应,这一新兴领域也吸引了众多产业资本投资。

2014年亚马逊以9.7亿美元收购知名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占领国外网络游戏直播的半壁江山;视频巨头YouTube则在2015年8月27日上线自己的游戏直播平台。在国内,红杉、软银等投资公司也纷纷注资网络游戏平台,斗鱼、虎牙、战旗、YY等众多网络游戏直播平台迅速崛起。

事实上,游戏直播平台的直播、录播,受到游戏开发商的指责,正表明各方主体的权利义务关系尚未厘清,近年来许多争端因此而起。游戏厂商希望自己辛苦研发、代理、运营的游戏的知识版权获得保护,由此扩大自己的收入来源和渠道;直播平台和主播则不想背负额外的成本。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卢海君认为,游戏直播经历野蛮生长后,必然回归价值和理性,厂商和平台、主播的关系将重塑。为避免可能的侵权风险,直播平台和主播、MCN应当积极谈判获得授权许可。

但事实上,游戏厂商和平台、主播并不是零和博弈,他们是一种共生关系。通过直播平台和主播的直播,游戏本身的趣味性、竞技性等能够更好地传递给更多玩家及边缘群体,进而刺激他们去购买或者玩游戏——《绝地求生》之所以能够风靡全球,直播的推动力不可小觑。

在这场游戏界话语权与市场的革命最终完成之前,传统的游戏厂商,新兴的游戏主播,MCN等各方,在法律和利益的博弈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