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数码 >

急于收割垄断利润的腾讯音乐 迎来锁定期大考

时间:2019-06-12 09:59  来源:新快报

■VCG/图

上市半年被“打回原形”

作为去年最受瞩目的明星IPO项目之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分别在今年3月19日和5月14日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第一季季报。毫无意外地,两份财报都引起了次日股价的大跌:其中3月20日跌10.3%,5月14日再跌6.2%,之后持续阴跌。截至6月7日收盘,腾讯音乐股价已下跌至13.61美元,接近13美元的发行价。可以说,自IPO以来累积的人气,以及一度被推高至近20美元的股价,半年后被彻底“打回原形”。这是一家在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和音乐版权领域拥有绝对垄断地位的企业应该有的表现吗?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1

首季度盈利近10亿难掩增长乏力现实

根据腾讯音乐的官方资料,其不仅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乐娱乐平台,还掌握着实质上的市场垄断地位。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腾讯音乐曲库数量已超3000万首。旗下QQ音乐、酷我、酷狗、全民K歌,四大音乐APP占据近80%的中国数字音乐市场份额。同时,腾讯音乐还掌握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索尼、华纳、环球)的独家代理权。今年1月30日,腾讯音乐又宣布与SM娱乐公司达成版权合作,至此其与韩国三大娱乐头部公司YG、JYP、SM均达成合作关系。

与之相比,行业第二的网易云音乐的月活用户数(MAU)仅有1.1亿,仅为腾讯音乐的16.8%(6.54亿),版权数量更是与腾讯音乐相差甚远。

在这样的垄断优势下,腾讯音乐在上市前的财务数据十分亮眼:2017年、2018前三季度营收增速分别为151.8%和83.8%,扣非净利润增速更是吓人,分别达到1517%和246%。这也让其在上市时获得高达48倍的PE,并持续走高至3月18日年报公布前的65倍,凸显了投资人对腾讯音乐的巨大期待。

让投资人意外的是,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就出现了业绩“大变脸”。根据腾讯音乐2018年年报,2018全年营收为27.7亿美元,同比增长72.9%。全年扣非净利润为4.94亿美元,同比增长155.43%。其中Q4收入7.86亿美元,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50.5%,与前三季度的83.8%相去甚远;Q4扣非净利润0.95亿美元,同比增速仅有13.7%,与前三季度的246%相差更大,环比增速更是下滑32.6%。

而在5月14日的19年一季报中,季度营收8.52亿美元,同比增速39%;扣非净利润1.47亿美元,同比增速17%,一季报业绩增速下滑更为明显。对于更看重企业增长前景的美股市场投资者来说,近两个季度的财报业绩增速下滑严重,才是股价大跌的根本原因:许多投资人受不了这一落差,或者说难以等待腾讯音乐的缓慢成长,选择抛售离场,引起了股价的持续崩盘。

2

有意收割垄断利润,奈何用户不买账

腾讯音乐的两大主营业务是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营收占比分别为三成和七成。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主要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大App的付费订阅和数字专辑版权收入。

版权资源被腾讯音乐认为是值得投入巨资建设的护城河,其2019年首季营业成本5.52亿美元,占营收比重65%,52%的增速远超28%的在线音乐业务收入增速,这也是近两个季度腾讯音乐营收增速快于利润增速的根本原因。

业界多年来对这种商业模式的非议不断。今年5月时,网易CEO丁磊公开表示,“一些公司控制市场,每年版权的租赁成本被抬的很高,对整个中国的在线音乐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作用”。他还称,国家现在已经在这方面进行反垄断立案调查,希望打破这种由某些企业高价垄断囤积版权的畸形业态。

在2018年财报电话会中,腾讯音乐高层仍强调将通过加强与唱片公司的合作以及自制更多音频节目来提高用户付费率,并引述美国同行Spotify的付费率高达46%来证明这一块还有很大增长空间。但到了一季度财报发布后,投资者发现其近三年在线音乐业务的MAU增速近乎为0,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更降到了近三年的最低点8.3元。腾讯音乐此时又改口称,在稳步提高用户留存率的同时,打算顺应行业趋势,在未来几年逐步转变为流媒体付费模式。

有业内专家表示,无论是按下载付费还是流媒体付费,其实都不重要,重点在于90、00后用户喜爱的音乐模式日益多元化,单纯依靠版权吸引新用户的方法已渐渐过时。

另一方面,腾讯音乐前些年开发了以直播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较强的盈利能力带动了整个公司的盈利水平,但在经过几年的高速增长期后,现在也陷入了增长瓶颈,用户增长到头,付费比例提升缓慢,ARPU由于音乐类直播的特性也提升空间不大。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业务今年一季度的MAU(-1.3%)和月度ARPU值(0.6&)几无增长,正是例证之一,也让很多投资人非常失望。

3

疑因业绩斩元帅

惹来拖欠音乐人近亿元纷争

在发布一季度财报的同时,腾讯音乐还宣布,谢国民因个人原因辞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董事以及联席总裁和其他所有行政职务,自今年6月6日起生效。

据悉,谢国民是海洋音乐的创始人,也是海洋音乐与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合并的主要推手,并且带领着新的海洋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整合,使其成为国内第一大在线音乐平台,并成功在去年12月登陆美股市场。

虽然腾讯音乐官方称这只是正常的管理层调整,但更多人认为是为难看的季度财报“给投资者的一个交代”。也有人认为,6月是该股的180天锁定期满之时,谢国民正好藉此功成身退。

无论真正原因为何,在谢国民离任之前,腾讯音乐旗下酷狗去年7月启动的造星计划突遭“搁浅”之余,还被指拖欠了音乐人近1亿元的制作费。

据了解,2018年7月,酷狗发起一项名为“圆梦计划”的活动,希望通过打通数字专辑从制作到发行的线上线下流程,包括提供筹集资金、词曲制作、专辑发行等,帮助主播拥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在此之后,粉丝在直播间购买数字专辑支持主播。酷狗通过这种“数字专辑众筹+音乐电商”的模式,试图探索新的数字音乐消费方式。

酷狗直播CEO谢欢曾在4月17日表示,中止计划的原因是发现“有音乐商家标高作品价格”“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导致不公平竞争”等。5月29日,酷狗发布的第二份声明,却又称是因“大量主播投诉音乐质量不达标。”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事件中,酷狗选择了一个类电商模式来扶持优质原创音乐,可惜在顶层设计上没有考虑完善,才导致出现纠纷。但也有人认为,圆梦计划之所以会被取消,或许是因为很多主播都没“红”。酷狗的原意是希望旗下主播都能当歌手,结果歌手泛滥,而歌的质量又都不太好,设想中的平台、主播和音乐人“三赢”变成了“三输”。

如上所述,腾讯音乐上市以来的业绩表现和战略布局,给国内外投资机构带来了一大难题。有机构认为,短期股价变化不会影响其在音乐流媒体货币化方面的中长期潜力,但另一些机构则提醒说,腾讯音乐增加的内容投资,以及与内容创作者更高的收入分成费用,将持续降低该公司的毛利率。另外,直播行业竞争激烈,且直播平台对于内容资源依赖度高,主播与平台的合作关系也具有不确定性。《巴伦》5月24日数据显示,目前共有13家投资机构发布了对腾讯音乐的股票评级。其中6个“买入”评级,7个“持有”评级,平均目标股价为17.94美元。而3个月前的评级则为8个“买入”,3个“持有”。显然,越来越多机构对其评级趋于保守。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