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体育 >

据说年薪400万元? 林丹来讨薪,粤羽该找谁要

时间:2017-05-18 01:02  来源:新快报

■据说粤羽欠薪多多,林丹这次不过是充当“带头大哥”。

林丹讨薪,没想到讨出来一个这么复杂的故事。

昨天上午,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董事长高军和常务副总付迅一起赶往河源市体育局,付迅说是“协商解决相关事宜”。直到昨天下午,付迅告诉记者仍在协商。

有这么难谈吗?真有这么难谈。结果有了吗?结果也有了,都说砸锅卖铁也不能欠运动员的钱,但运动员的工资到底是多少?听说林丹在粤羽的年薪是400万元,那当林丹来讨薪,粤羽又该找谁要债?

■新快报记者 李召

林丹一纸声明,先讨出效率

林丹讨薪的故事真的有点复杂,用一个时间表先梳理一遍。

●周二晚上9时

林丹微博发布一则讨薪声明。2016/2017赛季的羽超联赛,林丹代表广州粤羽俱乐部参赛,直至现在仍然分文未得。还有另外6名运动员联合署名。

●周二晚上11时

有媒体联系到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高军当时的解释是,“俱乐部是跟惠州方面,把经营权给了第三方去运营这个事儿。具体跟运动员签合同这些,一切都是他们去操作的。”据高军介绍,付迅方面就是他提到的“第三方”。同时邀请到林丹,在当时确实是一个对多方面都多赢的局面。只是没想到最终的发展却并不像当初设想的顺利。“说白点,我作为俱乐部法人,也是背黑锅了。操作都不是我,但是出来承担责任,把我抬出来了。我也是受害者,我也一分钱没有拿到。”高军接受采访时说。

●周三上午10时

记者联系到付迅。作为俱乐部和第三方,高军和付迅的动作非常高效,已经驱车赶往河源市体育局。付迅告诉记者:“目前我正在会同高总,前往河源市体育局协商解决(薪资)相关事宜。有结果一定第一时间联系媒体。”

●周三晚上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有了脉络,林丹找俱乐部讨薪,而俱乐部找哪里去讨薪呢?高军、付迅昨晚终于在河源市体育局得到了一个协商结果,下文就将详细说明。

冠名商150万元早已到位,资金缺口在别处

广州粤羽俱乐部,上赛季的全名应该是广州河源农商银行。顾名思义,上个赛季,河源农商银行是广州粤羽的冠名赞助商,这也是为什么一支名字写着“广州”的羽毛球俱乐部,主场却设在河源的道理。当然,河源市应该还为俱乐部提供其他的方便,而且河源市还有其他大小赞助单位。

那么,讨薪的第一站是不是应该就是冠名商?

昨天下午,付迅告诉记者,其实上赛季广州粤羽俱乐部的冠名商“河源农商银行”的款项早已到位。

“河源冠名赞助商的150万元早已收到,不存在拖欠。现在我们会同河源体育局正在向河源政府申请办赛补贴。不存在拖欠。只是150万扣除税费和赛区的广告制作费用,剩余的只够正常的办赛开支。”付迅说。

记者昨天下午向一位知情人士了解到,上个赛季,包括运动员工资在内的所有办赛费用加起来应该有800万左右。付迅给出的数字也相差不远,700万。然而除去冠名商的150万,还剩下550万的巨大缺口。

“缺口肯定是有”,付迅说,“还是那句话,砸锅卖铁也不能欠运动员的钱,因为之前是一直得不到一个很明确的结论,今天是有了一个明确的结论,那我接下来就好去操作,该借钱借钱。”

这个明确的结论是什么?对于付迅来说不算是好消息。

“因为现在还有一些小的赞助商资金没有到位,今天也见了,(向他们)把这个利害关系说清楚了,他们也承诺会积极地响应。另外一方面,我现在会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先拿出诚意来吧,先开始支付运动员的薪金,即便是不够,也是代表我们的一个态度。”付迅说。

买卖不成,我们说说情义

■链接

■疑点

其实高军说的三赢局面,在一开始的确是一个多方看好的局面。

去年,林丹是在“出轨风波”之后加盟了广州粤羽俱乐部,准备征战2016-2017赛季的羽超联赛。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有情义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广州粤羽,在羽超算是有过辉煌历史,2012年拿过冠军。去年底赛季开启提出的目标却是保级。而林丹当时正需要一个重新开始的舞台。所以当时的林丹和粤羽,其实都是在为对方雪中送炭。而林丹的到来为羽超、为河源市带来的人气,也绝对是让人服气的。林丹在河源的第一场比赛,直到晚上11点左右才开始,整个体育馆座无虚席。

而林丹也确实讲情义。根据记者的了解,林丹与粤羽签订的合同,只包括主场比赛。也就是说,400万的薪水,买的是林丹代表广州粤羽俱乐部参加的所有主场场次的比赛,按照合同,客场比赛林丹是完全不用去的。

但林丹最终还是去了一场。

那是广州粤羽的保级大战,做客沈阳对阵辽宁中润,这一场比赛是羽超联赛的第6轮比赛,是广州粤羽的第一场胜利,林丹在男单比赛中以2∶1击败了自己的“御用陪练”周文龙。

这就是林丹昨天在微博声明上写的“部分运动员为了实现俱乐部保级的目标,还超额参加了比赛场次”,这个“部分运动员”当中就包括了林丹自己。

知情人:

很难做到按合同办事

在这个人情社会里面,圈内人的事情,永远不可能扯得明白。所以林丹讨薪,注定有很多疑点不能被解释清楚。

首先是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合同上都会写明薪资的交付日期,“应该都是赛程过半付一半的工资,整个赛程结束再付剩下的那一部分工资。但实际上,没有按照合同履行过。”

那么问题来了,一直没有收到工资的林丹和其他运动员们,赛程过半的时候、联赛结束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吗?羽超联赛2月2日就结束了,广州粤羽俱乐部因为没能晋级到淘汰赛当中,实际上提早半个月就结束了这个赛季,为什么要在四个月之后才讨薪,而不是三个月后,或者五个月后?

而这样的事情是不是羽超联赛的普遍现象?其实,羽超联赛的管理不够职业化的话题,也已经被来回翻炒了很长时间,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进步?

同样的,为什么林丹发布微博之后,粤羽俱乐部方面第二天就来到河源市体育局协商?林丹不讨薪的话,是否一切就按下不提了呢?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