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体育 >

这年头,为什么练武?听听他们怎么说

时间:2019-06-10 09:20  来源:新快报





岭南武术文化周昨日落幕

编者按

为期三天的岭南武术文化周,不仅吸引了4000多选手前来一展身手,同时还有来自北京外交学院、上海体育学院、武汉体育学院、广州体育学院的教授,就当前武术的热门话题进行了讨论:武术如何走向世界,武术还能不能打?在新时代背景下,武术如何传承与发展……新快报记者连续三天蹲点赛场,采访诸多武术名家、专家学者。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专题报道,与读者一起分享,敬请关注。

昨天下午,为期三天的2019岭南武术文化周正式落幕。经过多番较量和比拼,此次前来参赛的众多选手载誉而归。在同时进行的网络人气推广中,前三名彭东原、刘智强、严丹彤都从各自角度谈到了对武术的理解。

■新快报记者 王敌

●网络人气第一名

彭东原

(广州市武术协会形意拳会)

“打不是全部,学武要文武兼修”

半路出家练推手,十个男人推不动他

此次武术文化周,彭东原指导以“形意拳会指导”的身份带队参赛。尽管他不必亲自下场推手,但在网络人气推广中,彭指导却是第一名。谈到对武术的理解,彭指导说:“能打但不必一定要打,打并不是武术的全部,学武一定要做到文武兼修。”

和很多从小习武的人不同,彭指导属于“半路出家”。在参加工作以前,彭指导只在当兵的时候打过三年军体拳。几乎可以说,军体拳就是彭指导在入行之前的全部武术基础。直到从部队转业之后,彭指导才真正开始学拳。

彭指导表示,学拳之初,目的就是为了强身健体。彭指导说:“因为我有比较严重的鼻炎,经常感冒,也害怕吹空调什么的,就想通过学拳增强一下自身体魄。”事实上,学拳没能根治他的鼻炎,但鼻炎症状还是得到了一定的缓解。“我一开始只是想练练太极,后来发现我的师父很厉害,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都会,那时我就觉得既然学,那就要好好学。”从20多岁才开始学这三套内家拳法,的确不算早,彭指导为了融会贯通真的是下了苦功夫。

2001年,在珠海举办的全国推手大赛中,彭东原获得了冠军。他认为,推手才是太极拳、形意拳的至高境界。“形意拳其实是很能打的,实战意义很强,我的师兄曾经一拳打晕逃跑的小偷。甚至警察都到了,小偷还没醒过来。”彭指导说。

彭指导也曾让人感受过他的功力,他说:“我的堂妹结婚那天,老家门口聚集了新郎的不少兄弟,有十多个人,当时他们一起在外面推门,我一个人在里面顶着,他们都推不动。”彭指导笑言,这帮新郎的兄弟们后来才明白,练过武的人真的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彭指导表示只是自己练明白真的不够,他有义务把拳法传承下去,这才给小朋友们当起了教练。彭指导说,“很多家长认为,武术是野蛮的,所以不喜欢孩子学武,但其实武术不是非得要打”。

在彭指导眼中,追本溯源,武术产生于人类和大自然的搏斗,技击的确是武术最核心的内容。“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武术的格斗内涵越来越少,强身健体的作用越来越大”。

“一味讲打是片面的,也要讲究修养;一味讲究儒雅也是片面的,必须还要承认格斗意义。”彭指导说。学武其实是一个文武兼修的过程,同时极其讲究品德,否则不适合学武。“练武之人不仅要有正义感,而且也要常常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一个武者”。

●网络人气第二名

刘智强

(广州市武术协会白眉拳会)

“既然是拳法,就一定要能打”

从保护蔬菜开始走上教拳之路

网络人气第二名是白眉拳传人刘智强,他同时也是白眉合劲道武术训练基地的馆长。刘馆长的白眉拳是家传的,从他四五岁开始,他的父亲便教他练拳,“小时候也不懂练的是什么,只是说练武强身,不过既然是拳法,就一定要能打才行。”刘馆长说。

刘馆长透露,他家里原来是清远乡下的船工,世代以造船为业。“那个时候,村子里经常会请一些武师保护乡民,我父亲就是那个时候在村子里和师傅一起学拳的。”刘馆长说。刘馆长透露,“白眉拳”不是花架子,而是真的很能打的那种,“我们的祖师爷张礼泉曾经在黄埔军校当过教官”。

刘馆长透露,因为家传拳法,少年时代也会跟一些其他门派的人过过招,“那时我们都到文化宫的篮球馆切磋,都是自己带护具什么的。打野拳是真打,但我们也是点到为止,说好不打脸、不掏裆,如果对方趴下了,那么就不能再下狠手。”刘馆长说。

刘馆长走上教拳之路其实是偶然。上世纪70年代末,作为最后一代知青的他是夏茅蔬菜基地的工作人员,日常工作要开着拖拉机运送蔬菜。有一次因为发现蔬菜被偷跟人产生了冲突,对方上来十来个人围攻他,刘馆长这才把他的功夫第一次在社会上亮出来。“回到夏茅之后,跟我一起去送菜的兄弟就跟生产队长说,刘智强这小子会武,一个人打倒了对方十来个人,生产队长随后就把我安排到一个破庙里教大家学拳。”直到今天,夏茅那边还有不少他的徒弟。

刘馆长后来在很多学校里教过拳。从1999年开始,刘馆长才正式自立门户教人学拳。“教人学拳,总是难免会有人不服气,也碰到过不少来‘踢馆’的。”刘馆长表示,虽然现代人练拳更多是为了强身健体,但既然是教拳就要证明能打,而且必须各种手法都会才行。曾有跆拳道黑带来挑战,但他只练过腿法,脚抬那么高,下盘不稳,轻轻一推他就倒下了。

刘馆长表示,他的武术基地除了教白眉拳的套路之外,也教一些散打招数。刘馆长说:“想把一套拳学好,要学几年,每个动作都如何运用,需要练很久。最重要的是,在学怎么打之前,需要先练抗打,所以基本功很重要。”刘馆长透露,白眉拳并不算打起来很漂亮的拳法,但很实用,而且白眉拳和散打实际上一脉相承的,他说:“白眉拳讲究力量和速度,发力要靠腰部和胯部,里面融入了很多现代散打的内容,因为既然是拳法,就一定要能打!”

●网络人气第三名

严丹彤

(武术爱好者、小学生)

“练拳后,比以前有劲了”

和甄子丹拍了一部戏而爱上武术

网络人气榜第三名是一位只有11岁的小姑娘,名叫严丹彤。有意思的是,严丹彤之所以开始习武,原因是她5岁时和武打明星甄子丹合作拍摄过电影《一个人的武林》。严丹彤说:“当时就觉得那些武打招式很酷,所以就很想学一下。”

严丹彤最初入门是从蔡李佛拳开始,她向广州市蔡李佛拳会梁乃钊会长学习小梅花拳和青龙剑。据梁乃钊会长透露,严丹彤是近20多年来第一个学青龙剑的弟子。此后的学武道路上,严丹彤也得到蔡李佛拳郑抒灵女士等人的关照。学拳这些年,严丹彤坦言没觉得自己变得能打了,“我就感觉自己比以前有劲了”。

严丹彤目前还是一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年纪不大,从影经验可不少。从4岁拍摄第一部宣传片开始,她已经拍了数十部影视剧和广告。

此次武术文化周,严丹彤以“跃马武培”的代表参赛,而且是自告奋勇前来比赛。“我觉得,参加比赛可以检验自己的训练成果,感觉自己发挥得还行,但还是有几个动作没做好,舞剑的时候差点摔倒”。

严丹彤表示,练查拳纯粹是因为喜欢,并非有女侠之梦。

严丹彤有一位同门师弟陈纪均一起参赛,他的网络人气排名是第四。说起练拳,9岁的陈纪均说:“小时候常常生病,每个月都要看医生,现在练拳,身体健壮了许多,也觉得自己能打了一些,有想过以后成为一名打星。”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