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文化 >

我细细地搜寻 那一点精华式的真理或启示

时间:2017-06-23 00:29  来源:新快报


新快报记者曹红梅出版诗集《光。产卵》

■王春燕

诗人盘予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记者。概括地说,记者的职业特点要求准确、冷静、客观,而诗人,则相对更感性、主观、热情而有力量。这两者在盘予和她的诗里都看得到:她的诗里,充满了连续的“主观意象”,当你被这些密集的意象所迷惑,正在努力捕捉它的含义时,却又在下一行诗句里看到她冷冷的旁观,尖锐地扎破你所有的猜测。

盘予说,世界上已发现的原生生物有10万多种,在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都链接着一个专属名词,来命名这些被人类发现的物种。而把这些命名融化在诗中时,就是一个个“意象”。世界的呈现本来就是繁复,我们正是通过观察、思考,才能捕获大自然真正想要释放出来的信息,领悟生命活着的意义。

盘予的另一个名字是曹红梅,盘予是笔名。这本诗集,名为《光。产卵》,近日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收录了她近年来所创作的近60首诗歌和散文诗。

我写下让我为之思索不已的事情

问:这本诗集名为《光。产卵》,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名字的含义?

答:书名可视作打开这本诗集的一个密码,或一个关键词。2015年6月到8月,我完成了《产卵期》这组诗的写作。“产卵”这个动作涵盖了整个生物界,如果从孕生的角度讲,宇宙或许也是从一颗卵开始孵化而成的。既然如此,那么“卵”这个意象就可以分蘖出很多细节来了;而这一切又都与女人分不开,无论是神话中的女神,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女人,关于繁衍、生命,都是避不开的话题,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感悟和思考。

所以在命名诗集时,首先想到了“产卵”这个词,既直观又引人联想。此外,诗作中还含有对“光”和“时间”的思考,“要有光”,所以加了“光”。“光。产卵”有两层含义,一是字面意义,“光产卵”,也就是“只产卵”;二是断开来读,光和产卵是两个并列词语,光包含着声音和时间的秘密。

问:你的诗给人的印象是“意象密集”,这些意象集合在一起,让人觉得充满了隐喻,但又无法准确捕捉到它的含义,可似乎又可以有很多种解释。那么,你自己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明确的指向和含义呢?能以一首诗为例说明吗?

答:一提到“网络”这个词,不用脑洞大开也能体会它所代表的意义:经纬交织,纵横交错,这是“网”的直观意义。放眼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不就是一张“网”么?各种各样的生物杂陈其上,构成丰富多彩的生命故事和情节,也正因为此,原本悲剧的人生才能冲淡一些。世界上有9000多种鸟,已发现的原生生物10万多种、昆虫种类数目超过100万种……这些庞大的数字后面都链接着一个专属名词,命名这个被人类发现的物种,比如蚂蚁、细菌等等。

这些命名融化在诗中时,就是一个个意象,世界本来就是繁复地呈现,我们正是通过观察、思考才能捕获自然真正想要释放出来的信息,领悟生命活着的意义。

这种想法贯穿在我的思维空间,以“齐物”的态度小心翼翼地揭开自然的盖子,在繁复中细细地搜寻那一点精华式的真理或启示。《镜头外的瑜伽术》这组诗中,写到了让我为之思索不已的事情,比如细菌,它们只是想跟身体相安无事地共生,某些细菌引起的疾病,也是它们身不由己的选择而已;还有蚂蚁,单不说它们的社会阶层和族群结构,它们竟然也在后院放养宠物——蚜虫,而且有专蚁看管。我写它们,只是从中得到了些许启示而已,要参透的东西还有很多。

我从惆怅的诗意这个角度观察世界

问:请具体谈谈你的语言风格?这种风格好像其中女性化的成分比较少,能说说你这种风格是怎么养成的吗?

答:“你的诗有野气!”这是一位前辈诗人对我的评价。我喜欢人家能看到这一点,童年是在广阔的华北平原上度过的,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让我骨子里浸润了草木的野气、黄土的粗犷,这些都在诗中有自然的流露。

个人认为,诗首先是语言,我反对用口语写诗,口水式的“伪诗”如同垃圾,只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污染,视觉污染和心灵污染。诗,是表达形而上思维最好的文本形式;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脱离生活,我们的吃穿住行无不受到当下之气的制约和影响,这些肯定会在文本中留下时代的影子。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句俗语说得即是如此。人类是一场悲剧,假如在有生之年能窥探到一点宇宙的秘密,寄托在诗句间,最起码能让自己不那么孤寂。

问:人有很多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文学文本也有很多,你为什么会选择诗来表达自己?

答:记得我的老师海上曾说过:诗学意义高于文学意义。文学可以代表文化,诗学则可以诞生文化。人类在黑暗中摸索着探知宇宙的秘密,可以从想象、造谣开始,这就是“诗”。诗可以容纳的能量和信息远远大于其他文本,天马行空的想象可以用诗句呈现出来,即使是几个抽象的句子,也有哲学的思考在里面。

我个人体察这个世界的角度就是惆怅的诗意。举几个例子,6月初的一天,我经过一棵高大的木棉树,满地随风飘动的棉絮突然让我停下脚步,一瞬间才突然明白“木棉”这个名字的含义。在广州住了7年了,对这种树并不陌生,但是直到这一天才领悟到本该是常识的东西。我怔怔地望着木棉树,发了一阵呆,怅然若失,诗意翻涌。再比如,最近我接连被开了两张违停罚单,但是我自认为不该罚,虽然抵触情绪非常强烈,最后还是乖乖地找中介缴了费,包括手续费。这种情绪酝酿到饱满时,就可以写诗了。现实生活中,“量子纠缠”和“流动人口”住在同一个空间,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渗透完整的东方思维

这是纯正的汉诗写作

问:这本诗集里你最喜欢的诗是哪一首?能不能给我们谈谈你的阅读心得?

答:没有最喜欢之说。每一首诗都是一个特立的存在,就像那些不同名字的植物,各有其姿态。《昆虫记》这本书是我首先想到的,法布尔先生用他孜孜不倦的付出,让我眼界大开,一个昆虫世界,谜一般的存在。我看的书比较杂,历史、自然、科学等都会涉猎,最近一直追着看拓扑、量子等方面的书籍,我急切地想知道宇宙的琴弦是怎么弹奏出大千世界的。

在此,很想说说数学。虽然没有太多的研究,但在我的思考里数学的成分可不少。“极限”、“无穷”、“概率”等生活中常见的这些词都可以归结为数学,尤其最近被玩坏的“心理阴影面积”。数学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所不包。《数字物种》这组诗就是用数学思维来完成的。“反常数”、“孤独点集”、“所有惆怅都全等”、“死亡矩阵”、“极限描述”是我独创的说法,而对“空集”、“相位”、“假根”等作出了新的解读。比如空集,没有真正的真空,“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里面装满了玄奥,但有一道障碍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问:在你的简介中说,你是一个“致力于纯正汉诗写作的人”,那么,你认为什么是纯正的汉诗呢?

答:一个诗写者单纯写写诗,并不完整。汉文化从古到今留下了那么多成果和遗案,我们这一代担当承前启后的角色,参透东方智慧并非易事,何况还要解密这些遗案,并且推动认知宇宙的进程。人生苦短,能够完成一粒米的进度就算很不错了。纯正汉诗,我个人看来是用汉语创作、渗透着完整东方思维的诗作。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