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文化 >

读诗的过程,就像是读一个人, 是一个理解关系的过程

时间:2017-08-11 01:46  来源:新快报

《最好的方法读唐诗》(二册) 王芳著 东方出版社,2017.7

唐诗的一种读法:

■新快报见习记者 陈昭晖

诗词大会的火爆,点燃了民众学习古典诗词的热潮,如今大众学习古诗词的意识陡增了不少,但“如何读诗”这一方法问题,仍然值得一问再问。在传统教育中,古诗教授的方式多为“注释+释义+背诵”,这套“三段论”式的体系,如今显然对灵活多变的孩子们没那么受用了。诗是必须读的,方法我们或许能再做探索。

王芳研究出的唐诗读法,首先得益于她是一位妈妈,然后是主持人、公司CEO、训练营创始人等等这些身份,一道促成了这种独特唐诗读法的诞生。她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雷打不动地要带女儿学习,这十年里,陪女儿的学习探索,践行妈妈这个身份,这个过程,真正让王芳理解了孩子的认知规律,摸准了他们的认知心理。由此,才有了她在《最好的方法读唐诗》中,循循善诱、一一道来的温柔言辞,才有了穿插在一首首唐诗中的一个个人生故事。因为她知道,孩子最爱的就是故事,文学最大的核心之一,也是故事。故事,是她在孩子和唐诗中找到的一个桥梁。

王芳研究出的唐诗读法适用于小孩,实用性极强,借诗人的人生经历,讲述诗歌创作的背景,“因为当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所以才在当下做出了这样的诗”,像一根逻辑明晰的时间轴,让诗歌的产生,自然而然,结合诗人的人生遭际,诗歌的意义也顺藤摸瓜;孩子们借故事的滑轮,得以快速地直达诗歌的意义层面。

王芳说,关系网是知识结构的关键点,她希望轻松帮助孩子构筑大语文学习所必备的知识体系。就像她做唐诗的读法:李白和孟浩然是朋友,李白和杜甫是朋友,相差的年龄段,串起前后顺序、关系网、关联线,往往能拉开知识的网格,更大程度地撒网,捕获一个朝代的璀璨诗歌,一般不会失误。这是王芳在《最好的方法读唐诗》中,最重要的一种读法。

唐诗的读法有很多种,王芳这种读法,像一种定量与变量的数学方法,找准三个定点:李白、杜甫、白居易,然后围绕这三个人物,找出围绕他们的变量人物,诗歌也就在人物中,都被读懂了,读诗的过程,也像是一个读人的过程,是一个理解关系的过程。

访谈

其实读的诗多了以后,

不用看它白话文的意思,直接就能感受到那个意境

问:您研究唐诗的资料一般都有哪些呢?当要处理历史知识、神话传说、各种典故和没有定论的东西的时候,您是如何硬着头皮啃下这块硬骨头的?

答:没有定论的东西有很多,我特别感谢东方出版社,他们为我找了很多大学历史学教授、文学导师和博士,我们经常一起探讨,每位诗人是什么样的,然后大家一起去找各种各样的书籍,找相关资料。我很喜欢探索,这种精神非常重要,一个人有探索精神,这种人往往是战无不胜的。同时,这样的精神非常重要,我希望把它带给孩子,我在谈论读诗的过程中,常常会告诉孩子们,我是怎么找到这个点的,希望孩子们学会了,也去研发一些东西。

问:您的第一部书以李白为纽带,第二部书以杜甫为纽带,为什么选中这两位?具体选择诗歌的时候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答:中国没有人不知道李白,说起李白,都知道李白是中国最著名的诗人,但是一说起王昌龄高适岑参,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和李白有什么关系。我强调我们在学诗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关系网,我的三本书,将以李白、杜甫、白居易,以他们三个为轴心,看作唐代三个最杰出的代表,结合我研发的一种比较简单的思维导图的方法,我便在三个核心人物的周围串起了一连串唐代诗人。

例如,我在书中发现裴迪这样的诗人,是因为我在熟读《唐诗三百首》的过程中,发现王维这些人都给一个叫裴迪的人写了诗,我自然而然好奇这个人是谁,一查就一发不可收拾,发现裴迪这个人很重要,用裴迪做唐诗讨论的点的人,肯定不多,所以决定用裴迪来穿一条线,于是便找出了他背后的故事。这个人物也就成了一个创新点、新颖之处。

问:您认为将古诗词翻译为白话文,这个过程难吗?

答:唐诗翻译为白话文的时候,个人认为其实不难,这就如欧阳修在那篇《卖油翁》中所说的道理:熟能生巧。读唐诗的时候,当你了解了一个诗人的人生背景,他的风格就迎刃而解了。比如王维,他从小生活在一个不错的家庭中,非常努力学习,十六七岁到了长安,科举考中进士,进入仕途。所以王维的前半生对政治是很有追求的;但是当他进入这个圈子,屡受排挤,加上他本身不是非常强大的人,所以王维后半生,一直在他的别墅中半官半隐。看他写的诗,“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连桂花落的声音都能听到,就能想出他的状态。同时,王维的诗中特别喜欢用“空”,“空山新雨后”,一看这样的,就知道是王维写的。所以其实读的诗多了以后,就不用看它白话文的意思,直接就能感受到那个意境。我认为这就是诗歌修养了,不断跟孩子讲这个意境,慢慢他就会产生很好的修养。

问:诗歌的意境要如何向孩子传达出来呢?

答:我讲诗歌也讲意境,只不过我不讲意境这两个字,我把它故事化和情景化了。比如王维写山中相送别:在山中送人,关门那一瞬间的这种感受,这种情感,直接给孩子讲,他们理解不了,往往要到一定的年龄,比如30岁后才能理解。这个时候,你就要给他演山中关门的过程,像讲一个故事一样,做细节刻画,这样对孩子更容易理解。我一直认为,讲故事是所有文学体裁学习的救命稻草,学任何文学体裁,都应该首先会讲一个故事,而不是讲一个大道理。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