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文化 >

陈思呈:父母可以跟小孩一起看书,寻求双方的共同语言

时间:2017-08-17 00:55  来源:新快报

●名家简介 陈思呈 曾供职于新快报,目前从事专业写作,已出版图书《一走就是几万里》《我虚度的那部分世界》《每一眼风景都是愉快的邀请》《神仙太寂寞,妖怪很痴情》等。在多家主流媒体长期开设专栏。



“自由职业者的时间有很大的弹性空间,但如果要高效利用,则全靠自觉。”陈思呈当下的主要工作是写作,除了固定给几个专栏供稿外,还有自己的书稿。她的工作时间完全没法统计,只要醒着就可能在工作,但也可能在浪费时间……工作之外,陈思呈每天都会坚持在书桌前读书,她觉得这是一种很安定的状态,可以消除焦虑感。她很怀念大学时期跟同学写长信分享阅读体会的日子,她打算近期重启这一模式。

■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唐星

■采写:新快报记者 罗汉章

新快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阅读的?

陈思呈:我小时候很晚熟,不是早慧的孩子,阅读启蒙也比较迟。阅读启蒙的地方是中学门口的旧书摊,看的第一本书是小人书,书名实在记不得了。那时我很喜欢阅读,但书籍的种类一直比较散乱,直到大学和工作后才有意识地系统阅读。每回一头扎进旧书摊,出来的时候就会买一怀抱的书,这些书现在看来是满满的怀旧风,比如《毒枭欲火》《血泪的控诉 我的妓女生涯》等。

新快报:阅读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片段吗?

陈思呈:在书摊读完《民间故事》《法制故事》等杂志之后,我便成了一名文学青年。某天在课堂上,老师表示我们平时看课外书有不懂的可以问她,这样才有进步。我马上举手问道,“老师,什么是处女膜。”我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法制故事》上面,常有法医检验处女膜这类桥段,而且有些人的文章或美术作品动不动就被称为“处女作”,这些都是我提这个问题的学术基础。然而当时老师的脸色极其难看,她应该是误会我了,“我确为求知,不是捣乱”。现在想来,旧书摊上的知识结构,确实很不健全,在《法制故事》旁边,本来应该配备一本《人体知识大全》。

新快报:是中学时代的阅读引领你成为一名作家吗?

陈思呈:其实没有太大影响,是“阴差阳错”使我成为一名作家。因为那时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作家,后来上大学时念中文系也是阴差阳错。我毕业后最先是去了一所高校的机关部门,虽然我自己会经常写作,但很明显这份工作不是一个适合作家的路子。后来慢慢发现自己不想一辈子待在同一个地方,就下定决心离开高校,走上自由写作的道路。可以说,我成为一个作家就是逼出来的。

新快报:你最近主要在看哪一类的书籍?

陈思呈:现在我手头主要的工作是自由写作,阅读方面也会与写作相关。我今年的写作重点是潮州的乡村系列,阅读方面会有意地读些人类学和非虚构文学方面的书。比如《忧郁的热带》《我们都是食人族》之类。作为一个写作者,必须要有很大的阅读量,但我的阅读量不算很大,只能勉强及格。不过,我每天都会坚持阅读纸质书,除了看书本来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外,只有阅读纸质书才会消除我心中的焦虑感,让我感到比较安定。

新快报:都市生活节奏快,上班族可以如何坚持阅读?

陈思呈:最重要的还是得靠自律,限定自己睡觉和起床的时间。加班是自己较难控制的事情,这不能怪自己,但如果是刷手机浪费了时间就要怪自己自律性不够了。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利用在上班通勤、日常排队的碎片时间看书。在阅读效果上可能跟坐在书桌前不同,也无法做笔记。但空闲的时间一旦利用起来是很惊人的,一个月看两本长篇小说没什么问题。由于时间比较零碎,可以选择容易吸引人阅读兴趣的小说带在身上。如果有条件,我很主张做读书笔记,在大学期间会跟同学写长长的信谈读到的书,这让我很怀念,我打算近期重新开始和一个好朋友写信交流阅读心得。

新快报:你对女性有哪些阅读方面的建议?

陈思呈:女性主要是在家庭方面负担比较多。比如像我暑假出门都得带着孩子,不带的话感觉很不安。节假日一般我也不能出去聚会,也不能工作,都是陪孩子,但男性在这方面的心理压力可能小点。女性可能多想想自己的生活有没有更多的可能性,让自己的内心更加自由。女性的阅读,我认为可以多看跟自己的生存状态相关的小说,我推荐门罗和莱辛,比如《天黑前的夏天》。

新快报:小孩放暑假在家,父母如何引导他们阅读?

陈思呈:父母可以跟小孩一起看书,从小孩的兴趣出发,双方寻求共同语言。像我在暑假给小朋友开了个班讲《西游记》,我会带着我儿子一起听。而他平时看的《动物奇案》《明朝的那些事儿》,我也会关注一下,跟他一起讨论书中的情节等。

新快报:现在有些小孩自我意识觉醒较早,叛逆期也早,父母该如何面对?

陈思呈:小孩能独立思考是一件好事情,遇事家长可以多站在他角度想一想。有次我儿子被问到学校的校服和校徽为什么是白色加红色,老师说,“红色象征我们是明天的太阳,白色说明我们很纯洁”。但我儿子给出的答案是“因为学校靠山、蚊子多,校服是白色和红色就不会被蚊子叮,因为蚊子不叮浅色和灿烂颜色的衣服”。这种思路其实是可以写出好文章的,但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得高分。

我应该不是一个好妈妈,情绪有时会不稳,也无育儿理论,但有一点还是不错的,就是我从来不小看孩子。孩子的存在,总在粉碎我们的三观,我想那些被碎掉的三观,碎碎也无妨。人就是在重建中长大的,孩子可能是为了修正我们的童年而出现的。

推荐书目

《天真的人类学家》

作者: 奈吉尔·巴利

推荐理由:本书诚实但又不失风趣地记录了作为人类学家的作者,在非洲喀麦隆多瓦悠人村落两次进行田野工作的经历,将人类学家如何克服乏味、灾难、生病与敌意的真实田野生活拍案叫绝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我对人类学一直有兴趣,看这本书时笑得无法抑制,从此更爱人类学了。

《过于喧嚣的孤独》

作者:博胡米尔·赫拉巴尔

推荐理由:本书是作者最重要的代表作,酝酿二十年,三易其稿。正如作者自己所说“我为它而活着,并为写它推迟了我的死亡”。小说诗意地叙述了一个在废纸回收站工作三十五年的打包工汉嘉,他把珍贵的图书从废纸堆中捡出来,藏在家里,抱在胸口。他狂饮啤酒,“嘬糖果似的嘬着”那些“美丽的词句”。汉嘉最终将自己打进了废纸包,他乘着那些书籍飞升天堂。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精神上的重心,在这本书里,我看到一个有重心的人的幸福。

《一走就是几万里》

作者:陈思呈

推荐理由:这本书是对古典名著《西游记》充满趣味与现实意义的解读。最好不要和孙悟空做朋友;我们都小看了沙僧;相反妖精们则可爱多了,“痴心绝对”的黄袍怪被负心的公主欺骗到死都没有看透红尘;“草根妖精”白骨精唯有被孙悟空一棍打死,才有机会“中国驰名”……《西游记》其实一点也不正经,简直八卦爆棚。满纸的神仙妖怪充满了人间情怀、市井趣味,交织着世故和童心。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